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0|回复: 0

[大情小事] 从《丹麦女孩》想起十八年前的一对少女 [复制链接]

容维社区活跃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6-11-25 08:23:28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以后,李银河的亚文化三部曲出版,我阅读的时候,也会想起这两位年轻人。我想,如果是当初就有这部影片,我们都会多一点常识。


这两天,看到电影《丹麦女孩》,勾起了多年前的一件小事。我不由得想,这部片子,如果是十多年前放映会是什么效果,或者是更早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效果?

故事的主人公原型,上世纪三十年代,通过手术,他从男性转变为女性,这样的行为,在当时的惊世骇俗不难想象。更难得的是,主人公的妻子,是他坚定的支持者。爱他,但也支持他达成心愿。这个故事,主人公当时就自我讲述过,2000年,又被人写成小说,去年,英国拍成了电影。故事的原型未变,但讲述的角度一直有变化,观点也有变化。

《丹麦女孩》剧照

我想起很久以前遇到的一件事。

十八年前,我在一家报社做副刊编辑。我编发了一篇关于同志的纪实报道,然后,就收到读者们“雪片”似的反馈。除了电话,还有不少信件。

那时,这样的话题在媒体上是非常敏感的,对于读者来说,既新鲜刺激,会激怒一些人,也能引起另一些人的共鸣。

这次的反馈,也是这样,既有讨伐的和同情的,以及赞美并引为同道的。

那时正是报纸如日中天的时代,编辑们对读者的激烈反应习以为常。如果是谩骂的电话,不接听就是了。

只有一通电话吸引了我的注意,来自两个高三学生,其中一位在电话里说:“姐姐,帮帮我们!”我便约了她们到大慈寺的茶馆见面。

那时的大慈寺并没有寺庙的功能,对于成都市民,那就是一个大型的露天茶馆。对于我来说,那里不单是一个会朋友的地方,我的好多采访也约在这个地方完成。

还记得那是春天,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茶馆很热闹。她们两位远远地晃进茶馆,似乎只是两位平常的高中生,有一种进入这种混杂的成人世界的轻微不安。我跟她们招手,她们也看见了我。双方都没有认错人。

但当两位走近,拖开竹椅坐下,我明显地感觉到她们两人的差异。

两位身高相仿,其中一位长得纤细,穿着裙子,留着刘海,齐肩直发,有点害羞,讲话的时候,笑的时候,都喜欢抿嘴咬唇,典型的少女气质。

另一位比较壮实,穿牛仔衣牛仔裤,头发剪得很短,像男孩子一样,她拉开椅子,双腿岔开,大大咧咧地坐下,动作也是十足的男子气。甚至比很多小伙子更随便一些。

电话是女孩气足的这位打的。她叫小娟,另一位叫小楠。

她们说,她们看了那篇报道,很想找人说一说她们的情况。

她们是一对恋人,相爱已经两年。但性别问题一直是她们之间的困扰。

那时,我对同性恋的知识并不算多,只是比很多人略好一点,李银河老师的亚文化三部曲还没有出版,我只是简单粗暴地认为,同性恋里分为男角和女角。

这对小恋人,她们也一样,不太清楚自己的状况。小娟喜欢小楠,喜欢小楠的豪爽勇敢男子气概,她觉得,如果小楠是男的就更好了。

小楠的性别困扰更严重,她觉得她本来应该是个男人。在母亲的强制下,她去看了心理医生。看心理医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是非常超前的事。结果那医生听她的讲述之后,说了三句话:“你这是变态,是心理变态,是性变态!”这三句话完全不能解决她的疑惑,她在心底,一直认为自己是哪里出了错,她觉得是出生的时候,什么地方弄错了。医生又说了一句让她啼笑皆非的话:“做变性手术非常贵,划不来,你还是做女人吧。”

她的确想去做手术,她想获得一个男儿身。

她跟我讲,她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她在排队,有人告诉她,你排错队了,她也发现自己站错了,但已经来不及更换了。

小娟也非常支持她。不只是因为困惑,更是因为想帮小楠完成心愿。

我不大知道该对她们说些什么。她们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显然比我多很多。我只能主要听她们倾述。她们最需要的,可能是一颗理解的心。

我问她们,还有不到半年就高考了,打算考什么专业。

小楠说,她们准备都想学经济,因为听说学经济赚钱多。小娟说,她也想快些挣到钱,帮小楠实现心愿。

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她们谈了同学老师的反应,她们的恋爱是如何开始的。在聊天过程中,小楠说话的风格,的确像是一个男孩子,我们聊着聊着,我也会不知不觉地把她当成一个小伙子。露天茶馆,总会有很多小贩在茶客中转来转去。有个小贩攥着一大把打火机,晃过一张一张茶桌。大多数茶客都面无表情,等小贩走开。小楠却主动招呼小贩,从小贩手中挑出一只打火机,试着打火。她这举动真是十足的男孩气。那小贩见生意来了,便殷勤地介绍:“小妹儿,这个好……”。听着这一句,小楠脸腾的就红了,马上把打火机还给小贩,粗声粗气地说:“不要了!不要了!”

遇到这种情况,小娟也跟着不安。她担心着小楠。

记得那天分别的时候,我只能对她们说,好好高考,考完了再说,未来的道路长着呢。

高考前,小楠给我来过电话,说,小娟病了,父母发现了她们的状况。高考结束,她们来电话说,她们分手了。她们是分别打来的电话,小楠很痛苦,觉得小娟因为压力,和别人好了,仅仅对方是一位男的。小娟说,她仍想着为小楠攒到一笔钱,去帮小楠达成心愿。

《丹麦女孩》剧照

我现在回想那次吸引了她们和众多读者的报道,跟她们的情况并无多少相似之处。那时这方面的报道,猎奇的成分本来就多一些。编辑和作者对这些懂的也都不多。她们只是觉得可以从这儿找到一丝希望,一点理解。

几年以后,李银河的亚文化三部曲出版,我阅读的时候,也会想起这两位年轻人。现在,这部电影《丹麦女孩》,又一次让我想起了她们。这部电影,除了精致唯美的画面,大胆的故事,还把同性恋与跨性别者做了清晰的划分。我想,如果是当初就有这部影片,我们都会多一点常识。

现在回想,当初两位年轻人,十八年过去,年龄已经翻了一倍,应该已经三十六岁了吧,电影中主人公的挣扎,估计也都一一经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8-12-15 14:55 , Processed in 0.12086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