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3|回复: 0

严天师的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2 10:52:54 |显示全部楼层

古城的西北乡有许多古老而神奇的传说,其中严天师的传说最为脍炙人口,流传广远。说的是很久以前,严家镇出了个大名鼎鼎捉妖拿邪的厉害人物。周围十里八乡谁要是被妖邪缠上或被鬼狐附身,那一定得去找严天师,老严虽不为僧不事道,但却享有“天师”的尊称,其功力之高非凡人能比。不论你是百年得道的妖狐,还是千年修炼成精的黄毛仙姑,或者阴魂不散的冤鬼,只要严天师出马,没有不立马原形毕露,葬身于他的法力之下的。多年来日积月累,被他医好的邪病不胜枚举,同样死在他手下的鬼狐妖鬽也不计无数。人间是太平了,可冥界妖界却怨声连天。只因杀孽太重,鬼魅狐妖们都对他恨之入骨,巴不得能吃他的肉,吸他的血,将其碎尸万段也不解恨。


    一天,严天师闲坐大厅一边饮着西湖龙井茶,一边看着捉妖拿鬼的天书。这时突然有小童来报,说是大门口有顶轿子打西而来,奇怪的是并不见有人抬轿,那轿子却快走如飞,来到严家大门口突然而止,并停在半空中纹丝不动。不知是何方神圣前来探访的,请老爷快去看看。严天师闻报,放下了手中的天书,呷了一口茶,然后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离开了太师椅就迈着方子步出了大厅。在小童的引领下穿过了影壁墙,来到了大门口。天师出了门下了台阶,这才凝神望去,门前果真停着一顶豪华气派的四人抬小轿子,虽没轿夫,也没有任何支撑,却能悬起地面一尺多高,看来很是蹊跷。


  严天师是何人也,这种把戏他不知见过了多少。如此曲曲雕虫小技,又怎能放在眼里。只见他面不改色,脚不停步,径直向拿顶轿子走去。到了跟前,不客气地说了声:“孽障,既然是来请天师我的,干么还不落轿!莫非一点礼节都不懂么?”说也奇怪,天师话音刚落,那轿子就唰地一声落在了当地。天师也不客气,撩起了长袍,骗腿上了轿子。这时,只见那顶轿子立刻往上提起了尺把多高,调了一百八十度的头,然后风驰电掣般地想来路冲去。天师正襟危坐地在轿子里,他闭目养神,一点也不为外面的风声鹤唳所动。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轿子终于停了下来。


  等轿落稳了,天师不慌不忙地走了下来,一座青砖青瓦的深院大宅子出现在他的眼前。门口石狮子把门,石阶、石鼓、拴马桩一应俱全,分明是一个富庶的大户人家。严天师没加多想,就款步进了大门,院内石阶铺地,屋舍俨然。天师正在观望,就听有个苍老的声音从大厅里传来:“来者可是大名鼎鼎的严天师么?”严天师应声而答:“正是本人,不知何方神圣相招,又有何贵干?”话音未了青袍老者飘然而至。老者人到话到:“天师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天师见其人虽道貌岸然,眉宇间却邪气难掩,心中暗想,此人绝非正道上的仙神之辈。但不知其道行如何?老者这时也被天师的浩然正气给惊呆了。这时天师也不打恭,也不客气,就直奔主题:“老丈既然把本尊请来,想必一定有事,那就快着点打理,不必客套!”老者听了不以为然,好言相请,欲让天师进客厅喝茶叙谈。天师不为其动,不耐烦地催道:“喝茶就免了,还是先办正事为好。”


  白胡老者见天师不买他的帐,心里甚是不快。但他知道天师的脾性,明人不做暗事。他只好打开窗户说亮话:“既然天师这么说了,那就恕在下明言不打狂语了。”天师接道:“别啰嗦,有什么话,有什么事本尊都一并接着!”那老者捋了捋胸前的白胡子说:“天师真乃神人也,快人快语,不过在下喜欢。俺今天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惊动严大天师,实是出于无奈。因为俺的一个外孙女前几天被天师给拘禁了,那可是在下最喜欢最疼爱的孩子啊!不知天师能否卖给在下一个面子放她一码。也让在下好与家人交代。”严天师听了不由地呵呵冷笑起来,他说:“凭什么?就凭你对后代失于管教卖给你面子么?但凡为虎作伥的家伙都绝非善类!都是一丘之貉。告诉你,我老严一向眼里揉不得沙子,不论是谁在世间为非作歹和祸害于人,我都会对他不客气的。如果不落在我手里就不说了,只要落在我手里,俺老严就绝不姑息,绝不手软!”


  白胡子老者听了没有立即动气,依然还在不断地恳求天师手下留情。可天师一点都不动情,最后老者见软的不行,就豁出去了,准备与其拳头说话。他说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倘若天师一点面子也不给的话,恐怕想出这个门就没那么容易了。严天师听罢,又呵呵冷笑了几声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你有什么能耐,就只管的使出来吧,俺老严这边接着就是!”白胡老者见不以硬碰硬是不行了,就高声叫道:“小的们还不动手更待何时!”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见呼啦啦从隐蔽处冲出来好几十个家丁模样的彪形大汉,各持兵械,一下子就围住了严天师。严天师见了也不怠慢,他一伸手抓来了园内大树上的一把树叶,嘴里默念着什么,然后往转圈一撒,立马变做成了相等人数的兵士,这些兵士也各持利器,刹那间两边就乱战了起来。白胡老者这时也和严天师斗起法来,院子里灯火通明,杀声连天,怒骂声哀嚎声不绝于耳。他们从傍晚一直战到了午夜,又从午夜战到了鸡叫。最后直到双方全部阵亡横尸院内,也没分出个胜负。


  院子里现在只剩下了白胡老者和严天师两个。他们依旧还在斗法不已。老者招来了火,天师就引来了水;老者那边祭起了飞沙,天师这边就打出了走石;前者调来了山鬽树妖,后者就请来了天兵天将。两边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最后严天师还是动用了新近才习练成的“五雷轰顶”绝世神功这才让白胡老者处于下风。这时只见那雷携着电闪着光裹着风带着火响着唿哨在老者的头顶上盘旋着,滚动着。巨大的吸力让他脱不得身,老者知道这次自己是在劫难逃了,于是,他只好放弃了抵抗,坐在院当央等待着最后一刻。本来严天师是可以不加害于他的,无奈此时杀兴大作的他双眼血红,心智失迷,那还能顾得上许多,只见他的手指往下一指,那雷随之击下,噗地一声白胡老者立时化为灰烬。可怜一个修道千年的老狐就这样惨死在当场。


  这时天已经大亮,严天师见妖狐已除,这才撩起长袍向门口走去。出了门再回身看去,哪里还有什么深宅大院,分明是一片荒冢野坟。地上躺着的是几十具野狐的尸身和一片被雷击过的焦土,真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严天师刚毅地转过身,大踏步地离开了战场。天阴得很厉害,不见日头。他走了很长时间都未走出那片山谷。直至午间才摸到了谷口。出了谷,眼前是三条乡村土路,天师弄不清该从哪条路走,犹豫之间看到右侧的不远处有个高岗,岗上有两个老头在下棋。两人都是白发冉冉,一个一个穿灰袍,一个穿的是蓝袍,穿灰袍的似乎更苍老些。天师快走几步来到跟前,先打一恭,然后开言道:“打扰了二位老丈,在下想问去严家镇怎么走,能否指点迷津?”俩老头只顾下棋,没加理睬。天师只好一旁恭立着,瞅了一阵子才又将刚才的问话重复了一遍。这时那个穿灰袍的老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满身血污的他,说道:“哪里来的小子,杀气如此之大。”天师见老者仙风道骨,知是遇到了前辈高人。就老老实实地向两位老丈通报了自己的姓名,并把刚刚斩妖杀孽的事一并说与了他们。老丈说:“小子,虽说你的动机是斩妖除害,可也要把握住个度,不能滥杀无辜,更不能不该诛的也杀无赦!”天师这时只有在一边唯唯诺诺地恭听着,不敢多言。这时蓝袍老丈起身要告辞,灰袍老丈这才朝右边的一条小道顺手一指说:“去严家镇走右边。”天师这边就忙着鞠躬答谢,等抬起身来,两位老丈已不知去向。


  严天师一边转向了归路,一边心里想着,自己莫不是遇上了仙人?路很难走,而且越走越窄,越荒凉。大约有一个时辰的光景,天已放晴,可路也走到了尽头。天师心想,不会吧!仙人指路怎能这样不负责呢?正在踌躇之际,忽有笛声传来。天师转脸望去,不远处似有人家,野湖边几间茅草屋,鸡鸭犬羊鸣叫声不绝于耳,夕阳下几头水牛在池塘里嬉戏着,岸边一个放牛郎正在悠闲地吹着短笛。茅屋前一个村姑似在忙活着什么。好一幅农家闲趣图。


  天师正想向放牛郎走去,这时两只狗窜了出来,可能是天师身上的血腥味太大,也可能是荒山野岭人烟稀少,两只狗从未见过生人的缘故,眼下一见满身血污的人前来造访。哪里能消停的住,它们不仅龇牙咧嘴地狂吠个不停,还扯住天师的裤脚不放。那只雄性的公狗竟跳起来咬住了他的袍袖。天师下意识地甩了甩袖子,那只公狗就被扔到了两丈开外,顿时口吐鲜血,命上黄泉、放牛郎先是被急剧的狗叫声唤醒,后来就转身走赶了过来。及至到了跟前,发现那只硕大的公狗已气息全无。母狗趴在死去的公狗跟前哀鸣不止。这下,放牛郎怎肯就此罢休,于是他上前就和严天师理论了起来。天师先是赔礼道歉不止,后来见放牛郎不依不饶,他那火爆脾性就又犯了。后来两人都脸红脖子粗地较起了真。门前的村姑听到了他们的争吵声,也赶了过来,当她看到自己心爱的公犬横尸在路上的时候,就知道它的死一定跟眼前这个遍身散发着血腥气的汉子有关。于是她也加入了争吵里来。


  正在三个人争吵不休,又互不服气之时,就听远处传来了一声:“严家小子,休得无礼,还不赶快向织女公主,牛郎驸马跪拜赔礼。”严天师听了一楞,这才知道眼前就是牛郎织女双子星座大驾光临,他哪里还敢造次,赶忙双膝跪倒,连声道歉不止。说时迟那时快,来者声到人到。他先向公主和驸马请了安,然后替严家小子道了歉。并请求二位放过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两位尊驾看在来者的面子,没再深究。于是来者一把将天师抓起,然后驾云而去。直至原来的三岔路口,才将他放下。天师这才缓过神来,定晴一看,正是先前指路者的灰袍老丈。


  老丈等天师喘过气来,才对他发话:“小子,知道吗,我是你爷爷,如今在王母娘娘手下为仙。方才见你杀孽太重,故给你创造了一个结识牛郎织女的机会,希望你能抓住。要知道昨天玉帝圣旨已到,两位尊驾即将脱离凡尘,回到天宫为仙。倘你能获得他们的好感,到了天上,为你在玉帝面前多美言几句,也许你的阳寿还能有所延长。不想你执迷不悟,居然又杀了来凡间避难的杨戬的神狗哮天犬。看起来你这祸惹大了。实话对你说,到了这一步我也无力对你实行拯救了。左边的路才是你回家的路,你好自为之吧!听完灰袍老丈的话,严天师吓出了一声冷汗,他这边就赶快向老丈求救,不想那灰袍老丈这边话音落地,那边就腾身而去,剩下严天师一人呆如木鸡。


  天师这时大有英雄迟暮之感,万般无奈他转向了左边的小路,踏上了回家去的归程。紧走快走午夜时分方才到了严家镇。一夜无话,天明时分,家人发现他竟无疾终。外人不知他这两天发生了什么,都还以为他常年为民除害,感动了上苍,现已升仙而去了呢……



本文授权级别:乙级授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8-7-23 19:26 , Processed in 0.1521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