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7|回复: 0

[心情故事] 土耳其危机简史:强人经济的欢喜与哀愁 [复制链接]

容维社区活跃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8-8-20 08:21:58 |显示全部楼层


土耳其共和国过去半个多世纪有两“多”:政变多,货币危机多。

1960、1971、1980、1997四次兵变,保障国家的世俗性。2002年埃尔多安上台之后,防患于未然,迅速、果断、隐蔽地稀释兵权,但是2016年还是发生了第五次政变。坊间至今流传多种猜测,甚至怀疑是埃尔多安自导自演。官方说法是埃尔多安宿敌、常居美国的居伦隔海指挥。

埃尔多安最近给特朗普的亲笔信中,还提到了自己的朋友在政变中丧生。

无论真相如何,自那以后,土耳其全境陷入了疯狂清洗:数万名警察、记者、学校老师下岗,邻里之间相互举报,有些民众仅仅因为在居伦集团开的银行里开过户就给抓起来。

当下,里拉大规模贬值之前,1994、2001年土耳其也曾陷入类似险境。

1994年商业银行借贷过多、央行狂印钞票引起通货膨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出手相助,同时要求土耳其政府削减开支、增加税收,一部分国企私有化,几年内土耳其经济回弹。

2000年,土耳其建立了一套里拉与美元、欧元一篮子货币挂钩。但是不到一年土耳其银行又出借贷危机,外资撤离,土耳其政府不得不让里拉脱钩,实现自由浮动,一时间跳水贬值。2001年危机出现,也是当时美元加息的后续反应。

自20世纪九十年代起,每当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新兴市场就可能受到冲击,像1994年的墨西哥比索危机、1998年俄罗斯卢布危机。因为这些市场严重依靠国际间的资本流动,在那以后,吃过亏的国家亡羊补牢,采取更灵活货币政策并扩大各自外汇储备。

这回埃尔多安要怨特朗普,也不冤枉,但特朗普的作用只是落井下石,危机主因还得赖土耳其总统自己。去年年底特朗普当选以来,美联储确实收紧了货币政策,各种反全球化措施,也让国际间资本流通慢下来,离开新兴市场。这个时候,土耳其里拉已经开始感到“风起”。

2017年,埃尔多安与特朗普的会面


本来,土耳其央行可以随风起舞,通过调高利率抑制通胀。但是,仍然生活在政变阴影中的埃尔多安,突然硬起脖子:不!调高利率是外国恐怖主义阴谋,就是为了搞垮土耳其,我们决不调利率。

其实自上台以来,埃尔多安就是“拒调利率”主义。一方面出于宗教信仰,他说“利率是万恶之爹妈(interest rates are the mother and father of all evil)”,一方面服务世俗需要,央行利率低,贷款便宜,埃尔多安又是“大兴土木”教崇拜者,到处批准盖房子建商场造大桥,拉动内需装点GDP。危机发生前三个月,土耳其GDP还增长超过7%呢。早在2013年盖齐公园危机时,老百姓已经抱怨那些破坏绿化、强拆民宅,不是空置就是不赚钱的工程,把钱送进了埃尔多安亲信口袋中。

但这还都不是关键。外资市场信心是土耳其经济的中流砥柱。当年镇-压土耳其民-间-抗-议,外国公司并没有大规模撤离,反而觉得埃尔多安政府有效稳定局势。外资不需要信仰普世价值,但害怕政府的非理性。

埃尔多安政府在政变之后不经审讯大肆抓捕,令整个国家处于恐怖之下,法制遭到严重破坏,这让外国公司胆怯。总部位于伦敦的全球资讯公司IHS MarKit**风险评估师阿卡·萨赫卡特最近接受访问时指,真正的转折点,是2018年5月埃尔多安访问伦敦,在与国际银行、投资基金代表们的午餐会上。在此之前,投资者们常听到埃尔多安说“高利率将导致高通胀”这样违反常识的话,以为只是对内的选举口号,没想到在伦敦,埃尔多安再次重申这个原则,吓坏了国际投资者:“自那以后,投资者意识到他是认真的,打心眼里笃信这个违反常识的理念。”当天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标题是“投资者对土耳其失去了胃口”。

Investors lose their appetite for Turkey


外资不相信普世价值,但不敢跟不相信经济规律的总统玩。那么,埃尔多安可以左右一国经济政策吗?土耳其央行,不像美联储或者欧盟国家政府的央行是独立作出决策的。埃尔多安控制央行,还把经济团队中忠言逆耳的专家撤换成跟他上下同心者。蔓延全国的**恐怖,同样阻碍了真实的经济信息进入埃尔多安的决策台

土耳其自2017年以来,贸易逆差增长迅速,外汇储备总量十分有限,并不适合跟美国打硬仗。即便危机四起,埃尔多安仍然不调利率而呼吁老百姓卖自己的美元和黄金救市。特朗普强征关税令一出,里拉币值就成了自由落体。美国打压土耳其钢铝产品,那是土耳其出口商品的前五,而土耳其反过来对iphone、美国汽车征税,以它的市场体量不会伤及痛处。特朗普称这场贸易战的目的,是要求释放在土耳其大清洗中被捕的美国公民。但两国外交危机去年十月就开始了,今年四月里拉贬值之后,特朗普又出一记重拳,乘人之危的意味十分强烈

美国跟土耳其之间的地缘矛盾更早就开始,虽是北约一员,埃尔多安政府的利益跟北约老大美国政府的利益处处相抵。更何况,特朗普目前在中东力挺的是沙特——跟土耳其争穆斯林世界头把交椅已久。这就是为什么,土耳其落难,长期受沙特霸凌的卡塔尔披星戴月火速送钱到安卡拉。

欧洲的反应有些复杂。里拉危机、意大利国债几乎并行,欧洲另外几个经济根基脆弱的国家,很可能经不起风吹草动。但是,这几年埃尔多安政府跟欧盟的关系搞得很僵,欧洲要伸出援手有点心理不平衡。德国有人数庞大的土耳其移民社群,但近些年埃尔多安对内威权、对外强硬,也抓捕、驱逐了土耳其裔德国公民。德国总理默克尔最近讲话,希望埃尔多安尊重央行独立性。法国总统马克龙担心危机蔓延境内(比如放债给土耳其的巴黎银行),终于向埃尔多安伸手示好,也是外交得分之举:别把土耳其送给俄罗斯。

土耳其这场危机还将深化。因为目前还看不到埃尔多安政府作出了什么力挽狂澜之举。各路分析认为,他们可以提升利率,可以向IMF贷款,但随着时间推移,解救危机的代价变得越来越昂贵。但也有分析认为,土耳其公共领域的投资尚属健康,问题主要出在私营部门,经济整体还在增长,货币贬值有利出口和旅游业,所以这场危机还不致于引起彻底崩溃。

对比同处水深火热之中的土耳其与委内瑞拉,强人经济的欢喜与忧愁真是时势造就。埃尔多安曾经何等幸运。2002年上台之时,广受国际好评的经济学家凯末尔·德尔维什刚给土耳其经济开出一系列药方并开始见效。德尔维什功成身退,并不追求权力。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世界享受了一段时期的低利率好处,但美联储终于要有紧缩的一天。埃尔多安错把利好时运,当成自己的英明伟大。执政多年之后,不再能听得进任何不同声音。

委内瑞拉已故总统查韦斯1999年上台时,国际原油价格11美元一桶,到2012年翻了十倍,111美元一桶。借这样的时运,查韦斯没有调整产业结构,只是大洒红包全民福利。欢喜一梦醒来,国际油价暴跌之前,查韦斯归西,留下马杜罗靠前任神话、说反对派的鬼故事苟延残喘。

历史有分教。

“XXXX执政这一时期,土耳其试图调整外交政策以扩大国际影响。……想在中东地区扩大影响,与大国对抗。他还大兴伊斯兰教,违背了凯末尔改革的世俗主义。可惜好景不长。XXXX政权很快在对内、对外两方面陷入困局。从对内政策看,XXXX不顾实际情况,无节制地投资现代化建设,导致财政紧张、外汇储备短缺,土耳其债台高筑,陷入严重的通货膨胀。对外,与邻国发生冲突,周边外交全面交恶。内外交困的XXXX用强化独-裁来维护统治。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土耳其军队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政权……”

这段网上摘抄中,“XXXX”是1950年开始执政的土耳其总理门德列斯(Adnan Menderes)。当时的“大国”指苏联。1960年5月发生的第一场军事政变,推翻了他的政府。


对于今日土耳其,情形真如照镜,但不知结局要如何见分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20-10-24 20:06 , Processed in 0.06106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