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回复: 0

[心情故事] 基因编辑与火星移民中的他者 [复制链接]

容维社区活跃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8-11-30 08:36:49 |显示全部楼层

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一组学者向外界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她们的基因经过人为修饰,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她们是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此新闻发布不到半天,即有122名中国科学家联名谴责贺建奎领导的该科学小组直接进行人体实验,违反科学伦理。各大小自媒体亦一拥而上,在为大众科普该基因编辑技术的同时,不遗余力地揭露贺建奎背后的关系网络,利益相关的大学,医院,投资机构等等。瞬间便在朋友圈社交媒体上形成了刷屏效应。

基因编辑所激起的热议与愤慨是如此汹涌,以至于第二天凌晨北京时间3时54分所发生的另一项全球性的突破几乎被彻底淹没:由NASA发射升空的洞察号着陆器在经过了205天的旅行,航行了3.01亿英里之后,终于在上述的时间点成功着陆火星。与6年前着陆的好奇号火星车不同,洞察号在着陆后并不会移动采样,而是重在探测火星的内部地层结构。换句话说,此前科幻小说里关于火星地下城/地下文明的情节将在此后得到科学的验证。而与之相关的一则花絮是:全球共有240万人的姓名跟随着一枚指甲大小的芯片和洞察号一起成功抵达火星,其中包含了26万中国人的名字。

洞察号着陆器


基因编辑与火星移民,两个看上去相去甚远的科技事件,指向的都是某种未知,但为何一个带来的是恐惧,一个带来的却是憧憬呢?在我看来,这背后所折射出的却是人类长久以来对于“他者”的微妙心态。

萨特有句名言被广为引用:“他人即地狱”。为了理解这句话,尤其是这句话里的“他人”,我们有必要知道这句话是出自他的小说《禁闭》,里面讲述的是四个堕入地狱的灵魂,没有酷刑烈火,有的只是一间密室,他们无论干什么都会在别人的目光下进行。然后每个灵魂都发现自己在他人的目光下丧失了所谓“行动的自由意志”。不难发现,真正造成影响并不是他人的个体属性(好人坏人,性格),而仅仅是他人的在场,他人的目光,以及归根结底是一种对于存在的相互感知。

对于地球的人类而言,火星显然是一个“他者”,我们投向火星的目光与当年大航海时代欧洲人投向美洲,非洲,印度的目光并没有什么不同——如学者吉见俊哉所言,那“其实是一种视线(まなざし〔gaze〕)的发现,历时几个世纪的扩张,编成一套完全覆盖地球的视线”,并最终成就了我们当下所熟悉的世博会。如果抱持一种乐观的技术进步的态度,我们完全有理由去期待若干年后的星际博览会,主办方地球。

也就是说,如同当年的欧洲人一样,在面对火星时(尤其是1965年人造飞船第一次飞掠火星之后),我们下意识地采取了一种“地球中心主义”(对应于当时的欧洲中心主义)的凝视心态。这种心态让我们不仅不会感受感知到火星的回望,还会把火星想象成一个纯粹的客体。这种主动主宰的心态,恰好就是让我们感到“自在”的安全感的来源。于是,我们下意识地以为火星的一切都将为我所知所用,进而产生期待和憧憬。

与火星相反的是,露露和娜娜只要稍微长大一些后就会(就有能力)回望我们,向我们投来目光。一旦她们也出现类似克隆羊多利那样的早衰或**意外的疾病时,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应该会在她们的目光下感到难以自处,无法应对。因为,当我们向露露和娜娜凝望时,我们不知道该把她们当作一个纯粹的客体还是当成一个足以通过回望来影响我们行为的主体。正是这种灰色的中间状态,让大多数人感到进退失据。

《西部世界》剧照


然而,学者克里斯蒂娃在《恐惧的力量》(商务版翻译为《恐怖的权力》)中提出的一个概念“abjection”却间接但毫不留情地揭示出:上述的进退失据只是一种平衡后,压抑下的表象。我香港的老师曾在课堂用这样的例子来帮助我们理解“abjection”:假想,我们不小心用刀片划伤了自己的手臂,血很快流了出来,沿着手臂蜿蜒。此时我们的第一反应通常会是先擦去/洗去血液,再处理伤口,对不对?吊诡的地方就在于,为什么我们会下意识地如此急于抹去血液呢?要知道前几秒钟,前一分钟,这些血液还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为何流出到了手臂之后就被我们如此地排斥呢?我们和已流出的血液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Abjection正是足以表征我们和自己已流出的血液之间关系的词。它更多的指向了一个分离的过程:一种断裂或者切分,使得本来一体的自我中区分出了一个新的“他者”;这种突如其来的他者显然带来了恐惧,而我们则急于逃离这种恐惧。对应到基因编辑这件事情上,也就意味着,就在我们获悉某个人的基因曾被编辑的那一瞬间,我们已经下意识地将其从人类共同体中剥离出去了,并且急于将其消灭,毁灭。甚至可以说,凡是经由abjection分裂出来的个体,与我们有多相似,我们就有多想毁灭它。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释了,为何大多数机器人在一开始会被有意地设计成与人类外表有明显区分(抛开技术层面的原因)。

《西部世界》剧照


那么,所谓的伦理问题,其实就是:一旦进行基因编辑或别的人体实验,便会有无数个abjection出现,我们将被迫去面对内心对其的恐惧和实施毁灭的冲动。而火星登陆,我们所感受到的是自由自在去开拓探寻的可能,一种行动上的自由意志。

可是,作为客体的火星就真的一定安全么?这里请允许心理阴暗悲观主义的我开一个不大不小的脑洞:一旦技术从发展火星移民到了火星移民,谁会是首先去火星安营扎寨的人?如果有公司被授权在火星批量生产(produce)基因编辑后能适应稀薄大气的人口,说不准真有“火星人”反攻地球的那一天……好在正在线刷屏的我们应该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8-12-18 23:47 , Processed in 0.1193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