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8|回复: 0

邪灵之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16:55:14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收到卡拉其的聚会通知后,迫不及待地赶到了奇恩街427号。跟往常一样,卡拉其的聚会不光是几个人在一起吃吃喝喝,还能听到精彩的故事。卡拉其是出名的“幽灵”侦探,他常跟“幽灵”打交道。这次聚会一共有五个人,我、阿克莱特、杰瑟普、泰勒和卡拉其。卡拉其是最后一个到的,这让我们愈发期待他的故事。

  “这次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急着问。可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卡拉其在讲故事前不喜欢透露一丁半点内容或线索,如果有人提前这么问,他一定不高兴。我赶快把话题扯到别的上面,卡拉其也感到了我的歉意,没有多说什么。吃完饭后,卡拉其开始讲他这次的经历。

  “道吉森刚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原因是我去的地方不远,至于是哪里,恕我不能相告。只能告诉大家,那里离我们这儿不过三千米。这些都无关紧要,我想说的是,这次经历是我有生之年最惊险的一次。

  “两周前的一天,我收到一封陌生人的来信,署名是安德逊先生。他说想跟我见一面。我们见面后,他跟我说了一起闹鬼事件,希望我能查清楚这件事。我听了他的详细讲述,觉得很有趣,就决定接下这件案子。

  “两天后的一个黄昏,我到了他说的闹鬼的那栋房子。房子地处偏远,建筑老旧。接待我的是安德逊的管家彼得,他在这里当值多年,可以说对这里了如指掌。安德逊留下口信,说我可以随便进出每个房间,以方便我查案。晚饭的时候,我向彼得询问了一些情况。他告诉我有个屋子,称它为黑屋吧,黑屋每晚都会响起摔门的声音,第二天床单也都在墙角里。彼得每天都会把黑屋的门锁好,钥匙放在储藏室里,可晚上还是会响起摔门声。

  “他每晚都害怕得睡不着觉,躲在被窝里听黑屋里奇怪的声音。

  “我之前听安德逊说,这房子有150多年的历史。家族里曾有一位先祖被人掐死在黑屋里,哦,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也跟他一起死在黑屋里。

  “吃过晚饭后,我决定到黑屋里去查看一番。彼得劝我还是白天去最好,因为他在这当差20年,没人敢在晚上去那间屋子。他担心我有危险,所以再三劝阻我,说还是白天去比较安全,而且白天他也可以跟我一起去。

  “他不知道,我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不会害怕,所以我执意要去,而且反复说明我不会有危险。可他却说:‘先生,这里的幽灵可跟您之前见过的不一样。’我当然不屑一顾,可经历后才知道,他说得一点儿都不夸张。

  “我拿了蜡烛,他跟在我的后面。打开门后,他怎么都不肯进去,还央求我快点出来。我让他在门口等着,说不定那东西会从门口逃跑,他也好抓住。但他告诉我,那东西从来不出门。怎么说呢?他说这话时的样子严肃极了,让我不禁觉得有些恐怖。

  “我还是走了进去,任他在门口拼命劝阻。我查看了这间屋子,装饰考究,雕梁画栋,富贵逼人。里面的家具几乎是全新的,可不知怎么回事,却让人感觉异常憋闷。我把里面的蜡烛都点燃,房间才稍微显得柔和一点。

  “我仔细看过每一个角落,将所有摆设物都贴了封条,比如窗户、墙壁、壁画、壁炉、柜子。彼得在门外不停地叫我快点出去。我让他先回卧室,不用等我。但他十分尽职尽责,既然是要辅助我,就绝对不会独自离开。不管他怎么说,我得把封条贴完,好让我知道这屋子里是不是有东西进出。

  “最后,我把地板上也拉上封条,这样,只要有人进去装神弄鬼,封条一碰就断。我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11点了。我拿起外套准备离开,此时彼得突然大叫一声:‘先生,快出来,快点!’他突然的尖叫把我吓得不轻,我左边写字台上的一支蜡烛突然灭了。这样的情况,再加上彼得的惊声尖叫,我赶忙往门口跑。如果就这么跑出去,那将一无所获,也很丢脸。我在即将踏出门口的时候站住了,然后转身拿起壁炉上的两支蜡烛,鼓起勇气走到写字台那儿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把桌上的另一支蜡烛也弄灭了,接着又到**写字台上,吹灭了所有蜡烛。彼得又在门口叫嚷,让我快点出去。

  “‘好了,彼得,我就出来。’我好不容易才稳住脚步,不让自己飞奔出去。刚到门口,突然一阵阴风吹来,就好像是窗子被打开了一样。我加快脚步,把蜡烛全都丢出去,让彼得收好,然后转身紧紧拉上门。我能感到门后有股强大的力量在推动着,跟我抗衡。我立即锁好门,在门上贴了封条,还把名片粘在了锁眼上。做完这一切,我把钥匙放进口袋,跟着彼得下了楼。我这才看到他脸色苍白,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

  “折腾完已经过了12点,我准备睡觉了。我特地让彼得给我安排了黑屋对面的卧室,便于我观察。也就是说,我住在走廊的另一头,跟黑屋大概隔了五个房间。要睡觉的时候,我发觉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于是我穿好衣服,拿着蜡烛和封蜡,在五个房间的门上分别打上封蜡。如果半夜有响动,我也能知道是从哪扇门里传出来的。

  “总算是都办好了,我能睡一觉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一声巨响给惊醒了,好像是从走廊上传来的。我赶紧下床,点好蜡烛,贴在门后听着。又一声巨响传了过来,是摔门的声音。我拿起随身带着的左轮**,打开门走了出去。站在走廊的这头,我竟然一步都迈不出去。你们一定不相信,我之前调查过许多闹鬼的案子,从来没有胆怯过。可这一次,我真的害怕了,整个走廊的空气中浮动着一种诡异的氛围。我连忙回到屋里,锁好了门。

  “那晚我没怎么睡,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天亮。我看了看时间,大概有一小时没有动静了。你们知道,天亮后人的勇气要大得多,也比较冷静。我开始为昨晚的胆怯感到羞愧,以至于心情压抑。

  “我一出门就碰到了彼得,他正要给我送咖啡。我看到彼得就像是害怕的孩子见到了父母一样高兴。

  “‘感谢上帝,您没事。’他一边把咖啡递给我,一边高兴地说,‘我一直在担心您会独自去黑屋。您听到了吧?那门响了一个晚上,我一夜没睡。天亮了,我想着给您冲杯咖啡。您现在要去检查封条吧?我陪您去,两个人有个照应。’

  “说实话,听了彼得的这番话我很感动,他明明很害怕,可还是自告奋勇要陪我。‘彼得,你真是个大好人。’我对他说,‘我可没胆量晚上去那该死的屋子。走吧,我现在迫不及待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先生,幸好您没去。您怎么斗得过邪灵呢?’

  “我沿着走廊往前走,顺便查看了每扇门的封条,都完好无损。到了黑屋门口,我发现封条断了,不过锁眼上的名片还在,显然不是用钥匙或**东西开门进去的。我打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没什么异常,都跟昨晚一样,只是床单被扔到了床左边的墙角里,这足以证明屋子里的确有东西来过。彼得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走过去捡起床单,抖了抖上面的灰,准备重新铺在床上。我赶忙阻止他,因为在破案之前,现场不能被破坏。老伙计们,真的,我从未如此担忧过,这房子真是古怪极了。

  “吃过早饭后,我开始仔细检查屋子的每个角落。很遗憾,没有任何发现。我确信这里有某些不明力量出现了。我又重新弄了封条,然后锁上门出来了。

  “晚饭后,彼得帮我整理了我带来的工具。我在黑屋对面安装了一台带闪光灯的照相机,然后用一根线连起了闪光灯和门把手。如果门开了,闪光灯就会工作,会将所有东西拍下来。准备就绪后,我回卧室睡觉。卧室被彼得和另一个帮佣清理了一番,除了床之外,**东西都搬走了。我定了闹钟,准备半夜起来查案。

  “闹钟在12点准时响了,我坐起来,穿上衣服,带着**,拿着提灯,蹑手蹑脚走了出去。我将提灯放在距离黑屋几步之遥的地方,这样走廊里走过任何东西,我都能看到。我坐在卧室前,手里紧紧握着枪,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走廊那边传出一些声音。我当时紧张得浑身冒冷汗,头皮直发麻。突然,闪光灯闪了一下,半个走廊充满了光亮。我专注地看着闪光灯对着的地方,想看看是什么触动了闪光灯的机关。我没看到什么,可摔门的声音就在此时响了起来。我的身体在恐惧中变得不听使唤,蜷曲成一团,这是本能吧。门又响了几声,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有一种感觉,走廊那边有种强大的邪恶力量正在朝我扑来。提灯忽然灭了,走廊里变得漆黑一片,我吓得跳了起来,与此同时,我能清楚地听到一声奇怪的低吟,好像就在我左边。我大叫一声冲回了房间,锁上门。我坐在床上,手里扣着**扳机,死死盯着门。我知道那东西就在门外,随时会进来。

  “我做了几次深呼吸,强行冷静下来,用粉笔在地板上画了五芒星。我坐在里面,一直坐到天亮。外面不断响起摔门声,我从来没觉得时间如此难熬。无论如何,这晚我平安度过了。当天微亮的时候,摔门声也停止了,我赶紧打开门去取照相机。

  “几十分钟后,彼得来给我送咖啡。他陪我去了黑屋,跟昨天一样,走廊上五扇门的封条都完好无损,只有黑屋的封条断了,而且锁眼上的名片还在,不过连着闪光灯的线被扯断了。我撕下名片,用钥匙打开门。里面除了床单被扔到地上之外,没有任何异常。

  “我对彼得说:‘我们还是出去吧,要是没有什么超能力,还是不要在这里逗留太久。’我又重新贴好封条,锁上门。

  “早餐过后,我冲洗出底片。从照片上看不到什么异常,只能看到半开半掩的门。我当时做了个决定,要在黑屋里待一晚。

  “为了保证我的安全,我要回家带更多的工具来。临近晚餐的时候,我带着许多东西回来了。彼得帮我把工具搬进了黑屋,我当然没有告诉他我的计划,不然他一定会劝阻我。我跟他说不打算吃晚饭了,他一定以为我要早点休息。

  “我拿着照相机和闪光灯偷偷溜到黑屋,开始装备我的工具。我扯掉了地板上的封条,把一只放着猫的篮子放到墙边,然后在屋子中间画了一个直径约五厘米的圆圈,我在里面铺上海索草,又在圆圈周围放了一串大蒜。接下来,我用手指蘸着圣水在圆圈里画了萨玛族宗教仪式的符咒,并在每个符咒里画上新月弧。我取出所有蜡烛,在每个新月弧的谷底放上一根点燃的蜡烛,然后又在圆圈里画了一个五芒星,让每个角都顶着圆圈。在五芒星的每个角里,我放上五个用亚麻布包着的面包以及五杯圣水。

  “幸好你们是我的老朋友,知道这些东西可以保命,不然一定会觉得我疯了。还有一样东西,之前没跟你们说过,是我最近创造的东西——电五芒星。你们知道,上次调查案子的时候,这些符咒没能很好地保护我。后来,我看了加德教授做的实验,一个灵媒在通上电后就失去了跟灵界的交流能力,因此我相信电流可以将人界和灵界分开,可以保护人的安全。

  “我这次对付的可是凶恶的阴灵,绝对不能拿生命开玩笑。我用真空管做了一个跟地上五芒星一样大小的五芒星,然后安置在地上画的五芒星上,通上电,电五芒星就亮了。

  “一切准备好后,我把能用的护身符咒都用上了。夜渐渐深了,烛火摇曳着,透露出诡异的气氛。我突然感觉到一种阴气,而且越来越强。

  “我最后检查了一下照相机和闪光灯,还有**。我知道**在对付这些东西上没有多大用处,可万一那东西附在肉身上呢,枪还是管点用的。我静静地等着,身边就是死过三个人的床。这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不过当你恐惧到极致,反而会将情绪稳定下来。

  “天完全黑了,屋子里只有烛火在闪烁。我不断四处张望,等着什么怪东西出现。忽然,一阵阴风吹向我后背,我迅速转过身,查看风吹来的地方。我看了半天,发现风是从床左边的拐角吹出来的,就是每天床单被扔的地方,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烛火在这股风的作用下都熄灭了,整个屋子里只剩下电五芒星发出的幽幽蓝光。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没有光明,身处阴风之中,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风不停在吹,我忽然看到那个角落里出现了什么东西。我睁大眼睛,盯着那个东西。这次我看到了,那东西是一团黑影,只可惜一闪而过。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床单动了起来,好像被人一点点卷起来,那动作让人觉得恶心。我能听到床单抖动的声音,却看不到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卷床单。过了一会儿,那东西停止了动作,周围忽然变得寂静无声,寂静得能听到我大脑回血的声音。我想拿相机拍下这一切,可手还没碰到相机,整个床单忽然被拉起来,然后扔到了墙角。

  “然后又是一阵寂静。任何词汇都形容不出我当时的恐惧。我眼睁睁地看着床单被凶狠地摔到地上,对,是凶狠,好像那东西十分痛恨那张床单似的。

  “寂静了一两分钟之后,门响了,然后地板上也响起了脚步声,听着很轻,像是有人悄悄溜进来一样。我看到门上的封条断了,毫无疑问,有东西进来了。我的视线从门转到了墙上,一些黑影在飘来飘去。我不知道是我确实看到了,还是想象出来的,总之是有图像出现了。

  “我悄悄去拿照相机,准备拍下来,可还没按下快门,门就被重重摔上了。那巨大的声响就回荡在我耳边,吓得我一跃而起。我可以肯定,这次摔门声要比以往都大,这意味着一股强大的邪恶力量要出现了,或者说那个恶灵拥有强大的怨念。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明白。

  “那之后很久,门都没有再响过,可那猫篮却响了,感觉是被人踩在上面。说实话,我当时全身僵硬,谁知道这东西会不会伤害生命。接着我听到猫的惨叫声,我赶紧按下快门,可是什么都没有拍到。篮子已经被踩烂了,猫被踩死了,血流了一地。不用再怀疑了,这是个暴戾的恶灵,他拥有摧毁生命的力量。

  “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在黑暗中寻找那东西在哪儿。刚刚闪光灯开了一下,我眼睛有点儿适应不了。过了一小会儿,终于能重新适应黑暗了。我睁大眼睛看着周围,终于在圣水圈的外围看到了那东西。怎么说呢?那东西像一只大蜘蛛的影子,黑糊糊的,在圈子外焦急地绕来绕去。显然,它想找到一个冲进来的突破口,可每次它一碰到圈子就会像触电一样缩回去。

  “我一刻也不敢松懈,看着它在外面不断徘徊。忽然间,它在一个五芒星的一角停住了,好像在计划一次大型进攻。它迅速闯了进来,靠近了电五芒星,我能感到它强烈的杀气。当时我不断后退,这是保命的本能。右手在地上摸来摸去,为了找到我惊慌中掉落的**。那东西已经像野兽一样不顾一切地冲过了圣水圈,说真的,我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求生的本能还一直让我后退。忽然间,它好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样,迅速缩了回去。

  “过了好久我才发现我还活着,那东西已经不知去向。电五芒星救了我的命。我喘着粗气,环顾四周,那东西虽然消失了,可我知道它还会再出现,而且我知道它是什么,是一只巨型手。

  “我坐在那里观察了一阵子,才发现原来五芒星符咒的一角上破了个口。大概是我刚才不小心弄倒了那个角的圣水杯,那恶灵就是从那里冲进来的。幸好我坐在电五芒星的中间,才毫发无损。我赶紧放好圣水杯,复原符咒。至少我知道这个符咒是安全的、有效的。现在我只希望天能够赶快亮起来,谁能保证这符咒的能量可以持续一夜呢?

  “巨型手有一阵子没有出来,但门边还是可以看到幢幢鬼影。鬼影扑向那只死猫,泄愤般地托起猫的尸体,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它不断重复着这个动作,屋子里就不断响起死猫落地的撞击声。这声音每响一次,我的心就揪一次。

  “大概一分钟后,那东西又摔了一次门,然后它又迅猛地朝我扑过来。我下意识向一边躲闪,谁知道碰到了电五芒星的电子管。我真是糊涂,坐在电子管旁边都没有察觉,这个粗心造成的意外差点要了我的命。那恶灵又一次冲破符圈,我慌忙将电子管摆好,它刚要靠近,就又被电子管的电流击中了。我又往中央挪了挪,将身子蜷曲起来。

  “这时我忽然想到,我为什么会如此粗心大意,两次把符圈弄出了缺口。要知道,在以往的案子里,我可不会如此毛躁,情况再危险,也不会将自己保命的圈子给弄砸了。会不会是我受了那恶灵的控制,不知不觉间造出了一些缺口?这个念头一直盘桓在我脑子里,让我接下来的每个动作都认真仔细且高度集中注意力。突然,我的一条腿伸了出来,踢倒了旁边的一个水杯。幸好我已经有了防备,迅速将水杯复原。然而就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它还是趁机冲了过来,还好我速度够快,再一次保住了自己的性命。我坐在那里,心情跌至谷底,好像失去了信心和斗志,要被这阴暗侵袭了一样。这种精神上的萎靡要比被恶灵撕碎还要痛苦。我的意志力一点点被这阴暗的氛围所蚕食,我甚至能够感到心里黑暗的滋生,恶魔在控制我的意识。

  “我坐在电五芒星的中间,想努力摆脱这种不良的精神状况,可有点力不从心。我只能高度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凌晨时分,我开始恍惚起来,连行动都变得迟缓。我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不知道哪个动作就会受到恶灵的控制。巨型手一直在符圈外面徘徊,还两次残害了猫的尸体。那一次,我能清楚听到猫骨骼碎裂的声音。与此同时,从床左边的角落里不断吹出阵阵冷风。

  “终于,天亮了,巨型手消失了,冷风也止住了。房子里逐渐亮了起来,电五芒星的光芒显得十分微弱。直到东方大亮,我才敢站起身,从符圈里走出来。

  “我匆匆看了一下四周,然后赶快打开门,反身锁好,就向我的卧室狂奔。我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刚刚结束的那个夜晚是我经历的最险恶的一个夜晚。没过多久,彼得来给我送咖啡。我跟他说我一夜没睡,想睡一会儿。他放下咖啡就出去了。

  “我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吃过午饭,我去了黑屋。昨晚的狼藉,我必须收拾一下,特别是那只死猫。我把床单拿开,仔细观察那个角落。我用了所有仪器,可都没有查到什么。钓线是我能使用的最后一个工具了。我把钓线小心翼翼地伸进去,好像钓到了什么东西。我赶紧收线,能听到金属碰撞墙壁的声音。我把东西拿出来,是一个指环,一个五芒星形的指环,跟我画的五芒星有点像,可是没有角。

  “我知道它是什么,它是安德逊家族的幸运指环。它是怎么来的,我就不多说了。我只能说安德逊家族有个祖训,任何男性继承人都不得戴这枚指环。

  “那么它跟死在黑屋里的一家三口有什么关系呢?是这样的,安德逊家族有位胡尔伯特男爵,有一次喝醉了跟人打赌,说他敢戴那枚指环。就在当晚,他戴上了指环,然后他的妻子和孩子就在床上死了,就是黑屋里的那张床。事后,很多人都说是胡尔伯特男爵杀了妻儿,男爵很生气,要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于是他在黑屋里过了一夜,结果也死了,被掐死了。从此之后,指环也消失了。

  “现在这指环竟然被我找到了,可以在安德逊家族史里留下一笔了。我摩挲着指环,突然蹦出一个念头,这个指环会不会是恶灵入口。你们想一想,那阵风是从角落里吹来的,而角落里放着指环。这枚指环是没有角的五芒星形状。古老的驱魔仪式曾提到,五芒星的五个角是隔绝恶灵的安全之门,如果没有五个角,就代表邪灵入侵,恶魔丛生。

  “我得验证一下我的想法。我擦掉了地上的五芒星,这个符圈得围着需要者重新画才有效。还有圣水和海索草,都得重新准备。我出去,锁上门,准备当晚要用的东西。我忙活了一下午,总算在天黑前赶了回来。彼得还是帮我把东西搬到了黑屋里,然后被我赶了出去。就跟昨晚一样,我适时溜进了黑屋,然后重新制作了一个符圈。

  “我要带着指环一起进入符圈,如果它真的是恶灵入口,那么在符圈内,恶灵就无法现身害人了。我坐在符圈里看了看表,大概是晚上11点。我静静坐着,盯着那个角落看。不知怎么,我总是能感到一种力量在朝我逼近。不过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还是安全地坐在那里。大概坐了一个多小时,我背后突然袭来一阵冷风。我慌忙转身,发现地板上的指环正不断往外吹风。我突然意识到一个致命的错误,指环进了五芒星圈,就在我的身边,如果那是恶灵入口,我不正好给了恶灵一个绝好的进符圈的机会,让它来攻击我?想到这点,我急忙伸手去拿指环,准备将它扔出去。可是太晚了,恶灵已经从指环里慢慢飘了出来,巨型手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我不能放弃,为了保住性命,也要拼死把指环扔出去。天哪,我竟然跟恶灵如此近距离抢夺指环。

  “我根本抓不到指环,这玩意儿就像被恶灵控制了,一直在躲闪。我用尽全力,最后一扑,终于抓到了指环。巨型手猛地向我扑过来,我扔掉指环,跑出了符圈,朝门口跑去。因为太紧张了,手一直在哆嗦,连门都打不开。我不断向后看,看巨型手是否追了过来。很奇怪,它一直无法跨越符圈。冷静下来后我才明白,指环在符圈外面,恶灵无法进入符圈。同样的道理,指环在符圈里面,邪灵则无法冲出符圈。它被困在里面了。

  “我打开门,不顾一切奔向卧室。躺在床上,我不住发抖,浑身没有半点儿力气。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彼得什么时候进来的。喝了咖啡后,拉着彼得一起去黑屋。符圈周围的蜡烛还没有燃尽,电五芒星发出幽幽蓝光。指环就在五芒星中央,看上去跟普通指环没什么区别。

  “床单没有被扔到角落里,我确信那东西被困在五芒星里出不来了,我可以放心睡一觉了。

  “睡了几个小时后,我去外面买回了一个喷火器和两桶汽油。我把东西搬到黑屋里,在指环上浇上汽油,然后点了火。几分钟后,那指环被烧成了灰。”

  我迫不及待地问:“是不是以后再也没有闹过鬼了?”

  卡拉其点点头,说:“是的,我后来在黑屋里连续睡了三个晚上,十分安静。后来,我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了彼得,他吓得差点儿昏过去。不过好在我还平安,屋子也都正常了。但我看得出,老彼得对我所说的并没有全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9-4-26 20:19 , Processed in 0.08484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