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9|回复: 0

会吹口哨的房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16:56:56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的聚会我迟到了,阿克莱特、杰瑟普、泰勒他们已经等候多时,还好卡拉其不计较,否则我连故事都听不成了。

  照例,我们吃完饭后,卡拉其开始讲他这次的经历。

  我前几个星期一直在爱尔兰,一回来就把你们都叫来了。这次的经历可以说是我接触过的最不同寻常的‘闹鬼’案,或者说是最特别的恶作剧之一。

  一个月以前,有个名叫锡德克·泰瑟克的人请我去调查一件闹鬼的案子。他说他买了一座叫伊亚斯瑞的城堡,在盖尔威城的东北面,可刚进去住了几天,就发现房子里有不同寻常的动静,于是特地找我去查看一下。

  我去的时候,那房子里只剩下泰瑟克和他的弟弟,还有一个美国人,**仆人全都**了。这个美国人好像是仆人,又好像是他们的朋友。这三个人守着偌大的房子,走又不甘心,留又很恐惧,总之进退两难,最后只能找我来解决这个事情。

  吃过晚饭后,泰瑟克开始给我讲这所房子里发生的事情。他说:‘这房子里有一个房间,每到入夜后就会传出口哨声,令人毛骨悚然。没有准确的响起时间,可只要一响起来就不停。我的仆人全都被吓跑了,就剩我们三个了。那口哨声十分恐怖,不是我们平时听到的那种,也不是风声,晚上你听一下就知道了。’

  ‘我们都带着武器!’他弟弟插嘴道。

  ‘这么糟糕?’我问。泰瑟克点点头,说:‘那声音有时候会变得非常轻柔,弄得我都搞不明白里面到底是住了一个鬼魂,还是有人在捣乱。’

  ‘有人捣乱?不太可能,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我问。

  ‘唉,很有可能是有人在捣乱。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未婚妻唐娜休是这一带出了名的美女,很多男孩为她倾倒。因为再过两个月她就会正式成为我的妻子,所以伤了很多男孩的心。那些男孩有的追了她好几年,结果被我后来者居上,心里一定很不甘,所以他们要来捣蛋,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我不认为这和闹鬼有什么关系。’我说。

  ‘有关系。唐娜休决定嫁给我之后,我就开始四处找房子。不久之后,我就买下了这里。我将房子的事告诉唐娜休,当时还有她的一些异性朋友在场。她问我知不知道这房子有点古怪,里面有个会吹口哨的房间。我说不知道,她的那些朋友都笑我孤陋寡闻。她告诉我,这栋房子被转卖了很多次,没有一个人能住得下去。那些家伙一直在嘲笑我,还跟我打赌,说我在这房子里住不过六个月。我当时看了看唐娜休,她表情十分严肃,显然是很相信有个会吹口哨的房间。我很不服气,就答应跟他们赌一把,赌注挺大,如果我赢了,他们中有很多人就会输得倾家荡产。我说完了,事情就是这样。’

  ‘你说完了?口哨的事情,你还没详细说给我听呢!’我说道。

  ‘哦,你看我,说起这个事情就很恼火,都忘了说正事了。我们住进来的第一天晚上没有什么异常,可从第二晚起,口哨声就出现了。白天的时候,我特地到那个房间去看了看。里面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光线很暗,这或许是心理作用。

  ‘那天晚上,大概10点,我和汤姆在书房里说话,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口哨声。我们辨别了一下方向,就是从东边那间房间里传出的。我叫上汤姆,让他和我一起去看一看那房间里到底住了什么魔鬼。我们刚到走廊,刚刚的勇气就因古怪的哨声消失了。那哨声像是一首歌,更像是幽灵的冷笑。当时我很害怕,觉得背后有阵阵阴风吹来。

  ‘到了房间门口,我们一把推开门。声音突然变大,就像在耳边吹响一样。我俩鼓足勇气在门口看了看,什么都没看到,然后关上门赶快离开了。

  ‘下楼后,我们喝了一杯,才有了点精神。我们仔细分析了一下,觉得是有人搞恶作剧,故意吓唬我。我认为是那群跟我打赌的男孩们在外面捣乱。于是我们拿了家伙冲了出去,绕着房子找了一圈,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我们又回到屋里,把每个房间都找了一遍,也包括那个房间。这一次,再进入那个房间,感觉比刚才更加恐怖。我们没待多久就赶快出来了,那感觉无法形容,就觉得房间里好像藏了什么东西。就从那以后,我们随身带枪,以防万一。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开始翻查屋子,希望能够找出什么线索。可查了几遍,所有地方都查过了,就连外面也查了,仍然一无所获。虽然没法证明是那群男孩所为,可我就是坚信是他们干的,他们是想让我在唐娜休面前丢脸。’

  ‘那你有什么防护措施?’我问。

  ‘有。我们晚上会轮流值夜,值夜的人负责在外面巡逻。因为一直没有效果,没办法,这才请你过来。’

  等他说完,晚饭也差不多结束了。我们正想起身四处看一看的时候,突然听到泰瑟克大喊一声:‘快听!就是这声音。’

  我听到一阵刺耳的哨声,非常阴郁凄凉,不是人能发出的声音。

  ‘天还没黑就响起来了,真让人恼火。你们跟我上去看一看吧。’泰瑟克气急败坏地说。

  我们跟在泰瑟克身后,冲到了二楼,穿过一个长廊,来到一个房间门口。声音更加清晰,音量也大了。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在跟着哨声有节奏地跳动。

  泰瑟克冲着门一脚飞去,踹开门的同时,他拔出了**。哨声忽然像被解放了一样,乌泱泱涌了出来。我没办法形容当时的情景,就像警察在抓罪犯一样,可那罪犯明显要比普通罪犯更令人恐惧。我们站在房间边上,完全失去了行为能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是在听着勾魂摄魄的哨声,就像是地狱使者要到来的前奏一样。如果有人把那个房间比喻成地狱,我会觉得非常贴切。

  我鼓起勇气先走进房间,拿着蜡烛四处查看。泰瑟克兄弟站在我的两侧,那个美国人跟在我的后面。大家都举着蜡烛,战战兢兢地环顾四周。口哨声越来越尖锐,快刺穿我的耳膜了。突然有声音出现在我耳边:‘快走,快出去。’ 这是我的第六感在告诉我,让我提高警惕。你们也知道,第六感对我而言十分重要,它多次救过我的命。所以这个时候,我立刻叫嚷着让大家出去。

  就在我们刚踏出门口的时候,房间里响起一阵惊雷般的轰鸣声,这声音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消失了。随后,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我把门锁好,回头去看他们三人,没一个人脸色正常。

  “‘我们下楼去喝点什么吧。’泰瑟克低沉地说。我们跟在他的后面下了楼。他拿出一瓶威士忌,为每个人倒了一杯。他喝完后瘫坐在椅子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就这么沉默了一阵子,泰瑟克苦笑着说:‘家里有间这样的房间很有趣吧。’接着他转向我,问:‘你刚才怎么突然让我们出来?’

  “我毫不掩饰地回答:‘我听到了告诫的声音。也许你们会觉得我很可笑,但我长期跟超自然打交道,有些非自然的能力也是可能的。这东西救过我很多次,所以就算你们笑话我,我也不会因此放弃它。’然后,我把我之前经历过的几个第六感帮我脱困的案子说给他们听,泰瑟克很赞同第六感的存在。我接着说:‘你认为这些怪声音是那些男孩弄出来的,可我认为要想到多个可能性,因为我觉得那房间不对劲,有点邪门。’

  “后来,我们聊了一些**事情,气氛稍微轻松了一些。泰瑟克提出打撞球,我们就玩了几把。我知道,所有人表面在玩,其实是在等哨声的出现。等了好久,哨声都没有出现。泰瑟克建议大家先去睡一觉,第二天白天再好好整顿一下那个房间。

  “我的卧室正对着画廊,东面是一条过道,过道和画廊之间有两扇古老的橡木门。

  “我坐在床边,打开工具箱,翻出这次需要的工具。我当然不能睡觉,我要趁着大家都休息的时候在城堡里转转。

  “我穿过橡木门,拿着小探照灯在画廊周围照来照去。之后我又沿着画廊一路走,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特地在脖子上挂了一串洋葱,走过的地方都留下浓郁的洋葱味。那些可以现形的鬼魂最害怕洋葱的气味,如果那个房间里是一个吵闹鬼的话,也一定会害怕。经历过那么多闹鬼事件,这次我觉得不太像鬼魂在作怪,倒像是房间装置有什么蹊跷。你们也知道,我破过不少所谓的闹鬼案,最后真正有鬼的并不多。

  “我走到那个房间门口,拿出钥匙开门,心里忽然一阵紧张。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了下来,打开了门,然后拿出**,就像泰瑟克那样。其实你们也都明白,如果对方是鬼魂的话,枪根本派不上用场。

  “我用小探照灯照了一下房间,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我慢慢走进去,感觉像走进别人设下的天罗地网一样。我一直走到房子中间,然后停留了一会儿。没有声音,也没有古怪的东西出现。这也太安静了,安静得有些不可思议。我突然打了一个激灵,觉得这样的安静一定有古怪,就好像有什么鬼魅藏在角落里,正在向我逼近,而我却毫不知情。我马上调大了小探照灯的光亮,整个房间都被照亮了。

  “所有角落都清楚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开始忙着做符圈,先用头发连接起每个窗户,然后再去封壁炉。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斥着整个房间。我确定这是恶灵的力量,这个鬼魂一定不简单。封壁炉的时候,我发现壁炉后面焊着个烧烤架子。我用头发小心翼翼地将其封住,突然,口哨声又响了起来,先是低沉,而后尖厉。这声音围绕着我,让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个声音绝对不是人能发出的,人没有如此大的肺活量,倒像是什么大怪物在模仿人的口哨声。我连忙往门口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生怕有什么东西在追我。我刚踏出房门口,声音一下子变得更加尖厉,我的耳朵都要被震聋了。我慌忙锁上门,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脑子里出现斯格桑德的一句话:‘如果一种声音可以穿过任何材质的墙壁,那么就没有一种符咒会对它起作用。’我现在对这句话深信不疑,这种鬼怪不惧怕任何符咒。符咒只能短暂减缓它的行动,最后还是会被它冲破。更加恐怖的是,这种恶灵可以附在符咒上得以重生,就算是五芒星也困不住它。

  “哨声持续了没多久就停止了,换之是死一般的寂静。就是这种寂静最可怕,它往往预示着一场更凌厉的进攻。

  “我在门上也绑了头发,然后冲回卧室睡觉。睡了没一会儿,那恐怖的哨声再次出现。我被它的力量所震慑,隔着如此长的回廊和厚重的橡木门,它依旧可以清楚地传到我的耳朵里。我在想,会不会有个体形庞大的怪物在走廊那头狂欢呢?

  “我跳下床,在考虑要不要去房间再检查一下。就在此时,泰瑟克一脚踹开我的门,急匆匆走了进来,面如土色。

  “‘我猜你也睡不着,所以来找你聊聊天。我要被这声音折磨疯了。’他说。

  “‘这声音的确与众不同。’我递给他一支烟。

  “我们聊了一会儿,那声音始终没有停过。泰瑟克忍无可忍,霍地站起来,对我说:‘咱们拿上家伙到那房间去会会那浑蛋。’

  “‘你最好不要去,我还没有查清楚那间房里到底有什么,所以不能保证它是否安全。你最好冷静一点。’

  “‘你是说那房间真有鬼?’他紧张地问。

  “‘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或许有,又或许是我多虑了。再给我一点儿时间,我可以查清真相。你知道,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是科学无法解释的。我们这个行业是相信人死后还留存有精神的,就是所谓的灵魂。他们生前有些喜欢做的事情还没有做,死后就会因此继续存在。’泰瑟克相信了我的说法。

  “大概一小时后,哨声停止了,泰瑟克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就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去那间房查看。所有头发都没有断,只有壁炉上断了一根。如果是什么东西弄断的,不可能只断了一根,我猜想可能是绑得太紧的原因。“我把头发所做的封条拆开,顺着壁炉爬到烟囱里,透过烟囱可以看到外面的白云蓝天。这个烟囱很宽阔,可以容纳一个人爬上爬下,但没法藏匿一个人。尽管如此,我也不敢放松警惕,把烟囱里里外外查了个遍。回到房间后,我又检查墙壁和地板,看有没有密室、地道之类的地方,很遗憾,什么都没有。

  “连续三个星期,我都一无所获。没办法,我必须进行一项声音实验。通过这个实验,我可以知道哨声到底是由某种机器装置发出的,还是由鬼怪发出的。不过我不认为泰瑟克的那些情敌会费心装一部机器来吓唬他,成本可是非常高的。如果真有什么机器,那也一定是早就安上了,安装者的目的应该是阻止人们靠近这个房间。至于为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我选择了一天做这个实验,结果是这里没有安装任何机器。换句话说,那哨声真的是由鬼怪发出的。

  “从我住进这个城堡,哨声每晚都会响起,而且调子总在变换,就好像屋里的那个东西在通过这种声音来跟我们沟通一样。在我调查期间,那间房一直被封印着。我偶尔会在晚上去那里看一眼,每当我靠近门的时候,那声音就变得无比尖厉,好像那东西在门后看到了我,在向我发出警告。每天早上,我都会打开房间看封印,而封印每次都是完好无损,这足以证明没有什么东西进出过屋子。

  “这些办法都不生效,只剩下最后一个方法了,就是我在那房间里待一晚。我打算坐在五芒星的中央,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一天晚上,我偷偷溜进了那个房间。刚打开房门,尖厉的哨声就响了起来,好像在向我示威。一瞬间,我感到天昏地暗,好像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向我扑来,四面墙也要塌了一样。我赶紧关上门,吓得浑身发抖。

  “过了几天,我决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在那房间待上一晚。一天凌晨,我围着城堡勘察。当快走到东面卧室的时候,口哨声又响起来了。可是在口哨声中,我清楚地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他带着浓重的爱尔兰口音说:‘听听这声音,要换作我,一定不在这样的房子里迎娶新娘。’我听泰瑟克说过,那群跟他打赌的小伙子都是爱尔兰人。紧接着,另一个爱尔兰人答了几句腔。我又往前走了走,他们好像发现了我,四散奔逃。

  “我忽然觉得自己像个被愚弄的傻瓜,那些人刚刚就站在闹鬼的房间外面。或许泰瑟克的猜测是对的,这一切都是那群爱尔兰人搞的鬼。可是我转念一想,还是有很多地方解释不通。到底是恶作剧,还是闹鬼,我必须做一番更加详细的调查。

  “第二天,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泰瑟克,并让他晚上的时候跟我一起到那个房间外面守着,看看有什么动静。我们俩一连五个晚上守在房外,可是都没有什么发现。哨声依然在响,那群爱尔兰人却再也没出现过。

  “第六天早上,我收到一封电报,不得不离开。临走的时候,我告诉泰瑟克,无论如何也不要踏进那间房。毕竟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闹鬼的可能性依然很大,如果真的有什么鬼怪,那么晚上进去就等于找死。

  “我回来后,处理完一些急事,就把你们找来了。我跟你们说一遍,头绪又清晰了一点。我想这次我回去,一定会有收获。对了,我忘了说,有一次我想用录音机录下声音,可什么都没有录下,好像这个房间一直很安静一样。你们得帮我想想这个问题,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卡拉其说完后站起身,送我们出门。两个星期之后,我们接到了他的邀请函。我想这一次他应该已经找到答案了,于是迫不及待赶去赴宴,一分钟都没有耽搁。刚吃完晚饭,他就开始讲起这次的收获。

  “这件事总算查明真相了。这两个星期可真是刺激。我回到城堡的那天已经入夜,因为没有提前知会泰瑟克他们,所以没人知道我那天回去。到了那儿的时候,我发现城堡一点儿光亮都没有。我想泰瑟克他们可能在某处监视,所以悄悄走过去。可是城堡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也许他们太累了,回去睡觉了。

  “我绕过东面那个卧室的时候,依然听到了哨声。这次哨声多了一些忧郁。忽然,我想到一个办法,于是搬来一把梯子,爬到窗户上,心想说不定可以看到什么。

  “我悄悄爬上卧室的窗户,朝里面看去。因为只隔了一层玻璃,所以哨声很大、很清楚。奇怪的是我竟然能从哨声里感到一种心事重重的感觉,好像是一个人在用哨声寄托情感。恍惚间,我陶醉在这个声音中,真的,你们可能体会不到,里面那个东西有跟人一样的七情六欲。

  “我透过玻璃看了很久,一开始什么都没看到,可过了一会儿,房间中间的地板竟然鼓起来,像个小山丘一样。“山丘”顶还有一个小口,一张一合,发出哨声。片刻之后,那个小口越变越大,将周围的地板都吸了进去,就像一个人在呼吸。接着,小口从大变小,十分有规律,声音就从小口里不断涌出。我仔细看着,心里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个房间有生命不成?那一张一合的小口就像人的嘴巴一样。

  “猛地,那小口变大,哨声也越来越尖厉。我吓了一跳,幸好那声音只持续了几秒钟,不然我非得从梯子上摔下来不可。地板很快又恢复了原状,跟之前没什么两样,而此时哨声也停止了,周围又变得寂静。

  “你们应该可以想象得出我当时的感受,我想立马逃离这座城堡,离得远远的,永远不再靠近。就在这时,我听到泰瑟克呼救的声音,他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求救。声音是从那间房子里传出的,难道那群爱尔兰人为了泄愤,把他关到那间房里去了?我赶忙砸碎玻璃,跳进窗户。求救声应该是从壁炉那儿发出的,我奔向壁炉边,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我立马意识到上当了,那声音根本不是泰瑟克发出的,这个声音想骗我进房间。我身体顿时变得僵硬,手脚都直了,呼吸变得急促。

  “我连忙逃向窗户,可四面的墙壁却朝我压来。墙壁上出现嘴唇一样的东西,朝我的脸快速逼近。我慌忙在身上找**,当然,我知道**对这怪物毫无用处,我是想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一枪。如果被这东西抓住了,一定生不如死,还是自我了结比较痛快。就在此时,房间里传出一声声萨玛咒语。昏昏沉沉间,我感到天花板上落下许多灰尘,还有许多看不清的东西在我眼前乱晃。很快,房间又恢复了原状,哨声也停止了,我的身体又可以活动自如。是的,我获救了。我感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充斥我的身体,我赶紧朝窗户狂奔,头朝下栽到了窗户外面。我重重摔在了城堡外的草坪上,大口喘着粗气。 “万分幸运,我毫发无伤。我爬起来冲到城堡门口,拼命拍门。过了好一会儿,泰瑟克才睡眼蒙眬地给我开了门。他们看我一脸苍白,赶快给我倒了一杯酒。我一边喝,一边说了刚才的经历。我告诉泰瑟克,那房间必须拆掉,每一块木板、每一块砖头都必须烧掉,而且要在五芒星符圈里烧掉。泰瑟克拼命点头。

  “第二天,泰瑟克找来一群人拆房间。大概用了10天时间,房间被拆得一块砖都不剩。我把所有东西都放进炉火里烧了,在五芒星的力量下,炉火烧得异常旺。

  “有一天,工人们在拆壁炉上一块装饰板的时候,发现装饰板的后面有一块石板,上面用古塞尔特语写了一段话。我请人翻译了一下,大概意思是说有个叫迪恩·提安撒克的人曾经是艾尔泽夫国王的御用小丑,他因为写了一首讽刺第七城堡恩洛荷国王的诗而被烧死在这个房间。

  “泰瑟克听了这个故事,立马兴奋地把我拉到书房,找出一张陈旧的羊皮纸,那上面记录了一个完整的关于迪恩·提安撒克的故事。原来这个故事是这一带有名的传说,每家每户都能讲一段。大家都认为这是个传说,没想到是真的。

  “现在我给你们讲一下羊皮纸上记载的故事。在很久以前,艾尔泽夫国王和恩洛荷国王有世仇,两个人一直想着如何报复对方。不过很多年以来,他们之间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矛盾,也没有发起过战争,直到迪恩写下那首讽刺恩洛荷国王的诗。迪恩将这首诗呈给艾尔泽夫国王,国王看了很高兴,还赏了他一个美女。

  “没过多久,这首诗就传到了恩洛荷国王的耳朵里。恩洛荷国王多年来苦于没有讨伐理由,这下子正中下怀,立即向艾尔泽夫国王宣战。在这场战争中,艾尔泽夫国王和他的城堡都被恩洛荷的军队烧得一干二净。迪恩则被活捉到恩洛荷国王的城堡里,受尽凌辱。他的舌头被割掉,然后被关到了牢房里。那间牢房就是如今传出口哨声的房间。不仅如此,恩洛荷国王还霸占了迪恩美丽年轻的妻子。

  “迪恩的妻子不堪受辱,在一天晚上偷偷溜了出去,跑到关押迪恩的房间,在他的怀里自杀了。当人们找到她的时候,尸体已经冰冷。迪恩紧紧抱着她,嘴里还吹着那首诗谱成的曲子。

  “恩洛荷国王震怒之下,将迪恩绑在壁炉架子上活活烧死。迪恩临死之前一直吹着那首曲子。自从他死后,那间牢房每晚都会传出口哨声。谁也不敢靠近那里。恩洛荷国王被吵得无法正常生活,最后只能搬到另一座城堡。

  “这就是羊皮纸上的故事,听着就很可怕吧?”卡拉其问我们。

  “是啊,很可怕。不过哨声一开始只是声音,怎么时至今日却让整个房间变得如此恐怖呢?”我问道。

  “迪恩死后,他的意识还留在这里。经过几百年的修炼,他的意识融入了这个房间,也就是说他的灵魂附在了房间里,从而形成了这样一间古怪的屋子。”

  “但壁炉上不是断了一根头发吗?那是怎么回事?”我追问。

  “这个问题我一直没弄明白,或许是我把那根头发绑得太紧了。”

  “那群爱尔兰人呢?他们在房子外面干什么?”

  “他们不是来捣乱的,是来听那哨声的。”

  “还有件事想不明白,那晚是谁大声诵读了萨玛咒语?能够利用萨玛咒语来降服恶灵的只有犹太教大祭司,到底是谁在帮你?”阿克莱特问。

  “你有没有读过加德写的《鬼魂与神力的相互干扰和并存》?虽然我也弄不大明白,但我认为人和鬼之间还隔着一层神力,这层神力用来保护人类。虽然大多数人认为人和鬼魂是可以直接接触的,但我坚信在肉体和灵魂之间还有一层神力,就是这层神力救了我。”卡拉其说。

  “迪恩的灵魂因为愤怒和冤屈而久久不能离去,最后变成了一个怪物。”我说。

  “你说得很对,不过事情还没完。”卡拉其说,“经过了解才知道,唐娜休是恩洛荷国王的后代。现在哨声是没有了,可我不敢保证她住进去以后会不会招来新的麻烦。要知道,迪恩的幽灵等了几百年,就是为了复仇。恩洛荷国王早死了,他一定会报复到他的后人身上,谁知道唐娜休的出现会不会刺激灵魂的重现。这些事我都无法预期,希望新娘永远别靠近那个房间。对了,泰瑟克下个星期要结婚,他让我去当他的伴郎。我真不喜欢做这种事,但我还是要去恭喜他,顺便提醒他,别让唐娜休靠近那个房间,否则会发生什么,我也无法预期。好了,故事讲完了,先生们,晚安。”卡拉其用他一贯的作风“赶”走了我们。

  我沿着泰晤士河一直走,一个问题不断在脑子里徘徊:“如果她走进去了,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9-6-17 05:12 , Processed in 0.05713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