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回复: 0

“工行派”淡出管理层 温州银行还能顺利IPO么? [复制链接]

容维社区活跃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9-3-13 10:40:56 |显示全部楼层
  近期,地方股份制商业银行迎来上市大潮,青岛银行(7.83 -4.51%,诊股)(03866)、青岛农商行和西安银行(11.54 -4.47%,诊股)的陆续登陆A股。而温州银行,似乎也想分一杯羹。1月31日,温州银行接受中金公司(03908)上市辅导,时隔十年,再度踏上IPO征程。不过,温州银行各项指标均不甚理想,特别是一级资本充足率,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仅为8.53%,逼近8.50%的监管红线。

  近日,根据浙江证监局披露的信息显示,温州银行已于1月31月接受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这意味着,时隔近十年,温州银行再度踏上了IPO征程。

  温州银行为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前身是温州市商业银行。早在2007年,该银行就开始筹划登陆A股,结果历经波折,一直没有上市成功。目前,该银行没有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为新湖中宝(3.84 -0.78%,诊股)。

  2018年4月,温州银行曾进行管理层变更,由**招聘的管理层,来替换原管理层。市场化变革中,执掌温州银行达9年的董事长邢增福退居二线,由原浙商银行(02016)副行长叶建清接任。

  与此同时,温州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李伟明也退居二线。据悉,邢增福、李伟明曾长期任职工商银行(5.55 -1.25%,诊股)(01398),可谓是“工行派”人马。

  或许,温州银行的市场化改革,很大一部分是出于新湖中宝等民营大股东对于业绩增长进行施压。不过,温州银行管理层变更后,业绩表现反而更差了。

  根据中国债券信息网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温州银行总资产2109.38亿元,净利润3.34亿元。相较2017年同期,总资产缩水,净利润直接腰斩。除此之外,温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也从9.23%降至8.53%,距离8.50%的监管红线只是一步之遥。

  从这个角度看,温州银行此次再度筹划上市,或与补充资本有关。不过,温州银行在总资产缩水的情况下,一级资本充足率反而大幅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便出身温州苍南,且长期任职工商银行。而温州银行在干掉“工行派”后,各项业绩不增反降。该银行能否顺利IPO,值得后续持续关注。

  干掉“工行系”

  2017年12月16日,温州银行公告称,拟面向**市场化选聘温州银行正职**选,分别为温州银行董事长、行长与监事长。

  2018年3月,新晋公司高层开始履职。原董事长邢增福改任公司监事长,董事长由原浙商银行副行长叶建清担任;行长吴华继续受聘温州银行行长。

  当月,温州银行再度开启市场化选聘,职位包括3名副行长和(00001)2名首席官。温州银行原来3名副行长分别为李伟明、张劲松和蔡胜春。此次选聘后,由金建康、张汝龙、葛立新担任副行长,李伟明也继续担任副行长。不过,李伟明却不再担任公司执行董事。

  原本的管理层中,董事长邢增福、执行董事李伟明均长期任职工商银行。而温州银行的董事会人员组成中,除了独立董事和股东董事外,只有两名高管董事。可以看出,原本的温州银行董事会,“工行派”有很大话语权。

  在经营班子中,行长吴华出身交通银行(6.29 -0.79%,诊股)(03328),**3位副行长中,2位都是出身自工商银行。

  在担任温州银行行长前,邢增福曾任职工商银行临海市支行副行长、椒江市支行行长、台州市分行营业部兼牡丹卡部主任,浙江广厦(3.70 -1.33%,诊股)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及工商银行温州市分行副行长。

  可以说,邢增福是个老工行人了。除了邢增福、李伟明外,前副行长蔡胜春也属于“工行派”。在加入温州银行前,蔡胜春曾任工商银行平阳支行办公室副主任、信贷科副科长、营业部兼国际业务部主任。

  原本,“工行派”在温州银行董事会以及经营班子中,均有很大的话语权。而此次市场化变革后,邢增福退居二线,经营班子中的影响力也大大不及从前。或许可以说,在这次市场化选聘中,“工行派”被干掉了。

  来源:新金融圈

  与此同时,“浙银派”似乎替代了“工行派”,新聘请的董事长、副行长中,叶建清、葛立新与张汝龙均出身浙商银行。

  业绩下滑、指标告急,IPO成救命稻草?

  可是,市场化选聘、管理层的调整,却并没有改善温州银行的业绩状况。

  根据温州银行2018年第三季度信批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总资产2109.38亿元,总负债1974.11亿元,相较于2017年同期,总资产下降141.57亿元,总负债下降147.94亿元。

  根据评级机构综述,温州银行在2017年之前赖以增长的方式主要是扩大同业负债规模对接非标资产为主。而在2017年公司同业负债压力因环境因素徒增,导致负债规模缩小。

  2016年末、2017年末,温州银行不良率分别为1.45%和1.44%,不良率水平保持稳定。然而,该行不良率数据,于2018年年中突然飙升至1.87%,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更是飙升至1.98%。而2%是商业银行不良的警戒线。

  不良贷款金额的提高,若保持拨备覆盖率不变,势必会影响到银行净利润。或因于此,温州银行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直接腰斩。据悉,前三季度净利润共3.34亿元,较2017年同期8.54亿元净利润下降60.89%。

  除了上述指标外,一级资本充足率的下降,也是触目惊心。2017年三季度末,温州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尚为9.23%,一年时间,却极速降至8.53%,一不小心,就要越过8.50%的监管红线。

  温州银行若要维持一级资本充足率,一靠增加资本,二靠缩减资产规模。不过,很多客户都是长期合作,贸然抽贷恐怕又会造成不良问题。因此,IPO或成为温州银行的救命稻草。

  不良率飙升,却屡遭投诉

  温州银行近年来不良率的飙升,或与该行提高了“无抵押贷款”的比例有关。根据温州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行信用贷款金额为228.58亿元;保证贷款金额为247.60亿元,分别占贷款和垫款总额的28.93%、31.34%,合计60.27%。

  而截至2016年12月31日,该行信用贷款、保证贷款的金额分别仅为171.59亿元、160.29亿元,占总额的23.85%、22.28%,合计45.13%。

  由于上述两项均为无抵押贷款,一旦借款人选择违约,银行在追债手段上比较欠缺,因而容易形成不良贷款。

  来源:温州银行2017年年报

  有趣的是,由于温州银行强力追债,对于该行的投诉也越来越多。在聚投诉上,光是3月10日、11日、12日三天,就有4名用户投诉温州银行信用卡

  来源:聚投诉网站

  比如投诉人曹先生,他认为温州银行51信用卡(02051)没有醒目标注免息期,每天都是万分之五的利息。但是业务员却说活动分期可以免利息优惠,后来才知道,利息不收了,换了个名称收手续费。而**投诉人,投诉的都是温州银行恶意催收,干扰到了投诉人的正常生活。

  一边是不断飙升的不良率,一边是用户此起彼伏的投诉,IPO路上的温州银行可谓处境艰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9-3-22 12:39 , Processed in 0.04512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