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回复: 0

[时尚生活] 为买学区房,我几乎研究了全部国情 [复制链接]

容维社区活跃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9-4-16 17:15:08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始于中介小哥的一条微信,他说,姐,新出来一个房源,景观房,你要不要看看?我这儿有钥匙。

景观房我不稀罕,我们单位大楼就能看看到整幅湖面,一大片水面,波光粼粼,初看时新鲜,久了也审美疲劳。只是这房子价位还好,我又没什么事,就约了去看。

中介小哥打开房门,很普通的三居室。我穿过客厅,来到阳台上,忽见巨型水墨画一般的景致扑面而来,近的是桥,远的是山,桥与山之间,是水雾浮动的湖面,不时有车穿过桥梁、穿过树丛掩映的道路,因为距离渺远,不觉得喧嚣,反而生出云端里看人世的孤绝感。

我有点失神,人们总说诗与远方,站在这里,就一点也不羡慕远方了。甚至也不怀念过去,与这一片静默山水相对,很容易忘记自己已经变成百事缠身的中年人,仿佛还是在当年,只是一不小心站久了一点。就冲着这种错觉,是不是也应该买下它?

我知道这口气有点随意,好像我可以像买衣服那样买房子,事实上,看房于我,差不多算是一种慢性病,三天两头发作一次。这些年来,我看过的房,大概都有一个小区那么多,就是想找到一个理想居处。

现在住的房子,是单位宿舍,心情好、世界观稳定的时候,我觉得它楼层不高,出入方便,邻居大多是同事,抬头低头都是熟脸。物管是一般,但物业费便宜啊……心情不好世界观不稳定的时候,这些优点,就全变成了让我气急败坏的缺点,这房子,也太接地气了。

理想中的房子什么样?并没有清晰的概念,此刻我明白了,不管它是几室几厅,它首先要有种疏离的气质,即使它只是无数单元房中的一套,它也可以假装是一座岛屿。那么,就折腾一回吧,媒体上不是老说改善房吗?我就当人到中年改善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当然改善也不易,我得卖掉两套,才能买这么一套,正在住的房子先不动它,把另外一套小房子卖掉再说。

这个房子小户型,双学区,离小学中学都不远,本来娃指着它上中学的,好在看中的这个湖景房学区也还不错,小房子对我来说意义就不大了。但它对于别人显然有意义,挂到售房app上不久就招来络绎不绝的看房者,我很快和买家达成了意向。

第一步很顺利,我心情很好,离“岛屿”越来越近了,当天晚上和老友聚餐,我忍不住说起这个事儿。

这种事儿,也像恋爱,自己说得满眼放光,别人并不能听懂其间曲折,对你所言的学区方位等等,也是一头雾水,所以都只说些恭喜凑趣的话而已。唯有一个老大哥,非常注意地听我说完之后,说,你有没有研究过那一带的规划?据我所知,那个XX路,将来可能会修路,你家孩子上学会很麻烦。

XX路,并不是从学校到“岛屿”之间的路。

“但是它和上学的那条路平行”,老大哥说,“一旦修路,它被封堵起来,车流都涌到上学路上,你没半个小时都过不去。”

“还有”,他继续说:“初中不比小学,上学放学都没准点儿,当初我儿子的班主任,规定学生必须早上七点到校,再算上堵车的时间,你想想,孩子要几点钟起床?本来作业就多,经常写到十一点,长身体的年龄,睡眠缺太多可不行。放学就更没谱了,可能是晚上七点,也可能是七点半,你总不能等孩子打电话再去接吧?我那时都是六点半就到了,坐车里等。经常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赶上下雨下雪的,大人孩子都受罪。”

他的话让我冷静下来,我的心旷神怡不能以娃的负重前行为代价。可是我们把小房子都卖了啊。

“卖掉是对的,我现在就后悔当时没有在离学校最近的地方买个房子。”

方向骤转,我舍“岛屿”去看离学校最近的房子,这是截然不同的体验,也许是仰仗着“学区”金光,那些房子无不有着自以为蓬头垢面也不掩国色的傲慢。

有的楼梯口塞满自行车,有的楼道里摆放着已经干枯但主人感情上还不能割舍的植物,有处房子尤其触目惊心:脱漆变形的复合木地板拱起,如沉船的残骸,又像胡杨木不死的灵魂;不知道来路的褐色水渍,淋漓地贯穿所有墙面,即便是恶意涂抹,也需要极大耐心和力度;卫生间污秽得很坦荡,橱柜的每一扇门都破损得极富创意……从那房子走出来之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中介小哥说,这房子以前是出租的。那么我很想知道,房东和租客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实很骨感,但你还得拥抱它,几经选择之后,我看中了一套性价比还算可以的两居室,步行五分钟到校。单价不便宜,好在总价不高,不用卖现在住的房子了。我想象将来我听到放学铃声就可以站在阳台上看娃出现,再把这个场景设置为大雪纷飞的夜晚,幸福感顿时翻倍。

在这种暖洋洋的幸福感中,我打电话跟某女友说这个事儿,她并不替我感到高兴,她的严峻我隔着电话也能感觉得到:“那么你是打算三年之后再这么折腾一回吗?”

此话怎讲?

她细细道来:“初中只有三年啊,三年之后你再去高中旁边买个房子?就算你娃成绩好,达到一、六、八中这三所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具体上哪一所还要电脑排位决定。你能在每个学校旁边都买一套房子吗?有个学校高一高二在南校区,高三在北校区,像你这样,就得买四套房子了。”她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哦,那怎么办呢?”

“租啊。你买了房还得装修吧?哪怕是简装,也够三年的房租了。”

“租房没有学区啊?”

“交择校费!择校费不过三五万,一套房子一两百万,你怎么没算过这个账?”

我完全被说服了。主要是我自己也想不通,原本奔着改善去的,怎么反倒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北京胡同里的学区房


思路一变,豁然开朗,接连多日的雾霾天都似蔚蓝了许多。再也不用去看那些老破小了,要看就看能住一辈子的豪宅。

周边还真有豪宅,他们家的售楼员就曾经扛着易拉宝在我们小区做过推广,我当时觉得旁边没有名校,就没什么兴趣了。

风物长宜放眼量,活人岂能被学区憋死,我驾车向豪宅所在的区域驰去,一路是大建设的尘土飞扬,但我眼前已然浮现出三五年后的光明大道。

看豪宅的体验就是愉快一点,售楼处不但高大上,还异香扑鼻,像高档酒店。尤其让我生出敬畏之心的,是那些售楼员,个个是俊男靓女,脸上一水儿专业礼貌又矜持的表情,特别有高级感,训练过的吧?

房子也高级,精装修,到处光泽闪耀,我像刘姥姥来到怡红院,根本分不清哪是哪,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碰到啥。

接待我的是个小伙子,看年龄当是九零后,但瘦削、沉着,神似“星你”里的都教授,声音恰当好处地放低,让你不得不凝神倾听。

他将中央空调、地暖和新风换气系统一一指给我看,镜子是带微加热的,不会被水汽覆盖,橱柜的上柜有机关,按一下,里面的格子就能下降。

不过,他说,本楼盘真正的亮点是下面有个极大的“共享社区”。里面有咖啡馆、瑜伽室、香道馆等等。

“我们的房子不但致力于提高居住品质,更讲究提高圈层品质。这个共享社区,能够加强业主们的联系。后期我们卖的都是上千万的洋房,所以,女士,你虽然买的是高层,但也和花上千万的业主共享一个社区,身处同一圈层。”

他说得很含蓄,但我也听出来了,他的意思是,你买了这房子,就能和住上千万房子的人亲密接触了,就有了和他们搭讪的机会了,其妙处,可能跟传说中的某些妙龄女郎上商学院差不多。

但我既非妙龄,也看不出跟有钱人打交道有什么好处,张爱玲曾经说过,下雨天,没带伞的人想挤到人家伞下,却被伞沿的雨淋着了。没有资源者想去占有资源者的便宜,通常只有吃亏的份。

我忍不住问他附近是什么学校,他温和而忍耐地笑了一下,好像我问了一个傻问题,说,这个还在规划中,不过,对于我们的业主来说,这不是一个问题,将来下一代拼的是圈层。

我不是很能明白他的话。出了门,被裹着沙子的寒风一吹,才醒悟过来,是啊,能住得起价值上千万的房子的人,哪用为学区苦恼呢?人家有人脉,有司机,择校不在话下,接送也不是问题。我想起一种说法,底层够不上精英教育,上层可以安享精英教育,就数千方百计买学区房的中产最焦虑。

不焦虑行吗?万一择校费交不掉呢?现在住的房子附近倒是有个某名校的分校,但是,有经验的人告诉我,“XX中学XX分校”和“和XX中学XX校区”虽是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没错,名校未必都是好老师,普通学校未必就没有好老师,但是在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下,总是名校更有保障一点,我不敢冒这个险。

娃上小学前,我也是个不信邪的人,也想把他送进附近的普通小学来着,一个熟人劝住了我。她说她当年就是这么想的,她娃上学后她才发现,班主任素质太差了,骂小孩能骂一节课。忍耐了六年,小孩上初中时,她坚决花大价钱买了个老破小的学区房,举家迁入。

这话让我悚然,我的小学老师给我留下的诸多阴影再次闪过。有次我没有完成作业,老师把我锁在教室里,隔着窗户说,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了,你爸妈来磕头都不行。我站在窗前嚎啕大哭,恨不得把五脏六腑都哭出来,以这样的自残求得她的宽赦。

她后来笑着把我“放”了,那天夜里,我几次从噩梦里惊醒,大哭大叫,我妈问我怎么了,我不敢说,我怕她知道我没有完成作业的事。

到现在我依然时常担心自己被厌恶和否定,这病根儿,应该是从那时坐下的。

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学区不是万能的,没有学区是万万不能的。既然是中产,就别去上流**凑热闹了。我这么跟某人说。他看着我,笑了,说,中产?你也许只是自以为是中产的底层。


底层就底层,底层也是可以有梦想的。有没有一种房子,有学区,距离近,而且小区也还说得过去呢?这个问题似乎有点白痴,也许有,可是,你买得起吗?

一切还真皆有可能,就在这当口,另一个中介小哥告诉我,有个离学校很近的“品质房”降价了,快过年了,房东急卖,自降二十万。

他带我去看那房子,还真不错,离学校相对较近,楼层适中,采光极佳,虽然不及那豪宅高大上,但是大堂、电梯和走廊都整齐干净,“品质”确实说得过去。

看房回来的那晚,我拿着计算器废寝忘食地算账,积蓄、卖房款,要不然再跟支付宝、微信借点?手里有三部书稿在修订,去问问有意向的那些出版社,谁先给钱就给谁了……

如此砸锅卖铁的,似乎也有点接近了。脑子里是轰轰响的兴奋,却有个小声音冒出来,好生生的,房东为啥要降价?

我被这个声音吓得一激灵,有疑问冒出来,也不敢肯定。我开始翻各个新闻app的房产栏目,赫然发现,曾几何时,喊涨声一片的页面上,都在看空,有个名叫杨红旭的房产专家铁齿铜牙,连房价下行月份都说得一清二楚。

当然,我也知道,这么多年,看空者源源不断,最后的结果是,信他们的人都傻了眼,看空者自己偷摸买了房。但是,房价下行的信号不止于这些说法,环京房价近乎腰斩,上海房市的成交量也“褪到了腿肚子”(这比喻,让人浮想联翩啊),“房住不炒”的声音越来越响,“房产税”虽然是个老话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越来越近了。

我再一个激灵地想起,这段时间,房源确实很多,大房子尤其多;在我决定放弃之后,那位“都教授”,也没那么高冷了,打来过好几个电话,虽然是以善意提醒的名义,在房价高涨的去年,这是不可想象的。

会不会有一天,大把的房子卖不出去,“穷得只剩下房子”不再是个笑话?虽说“房住不炒”,但在别人开始退场之时,我呕心沥血地敲出来的那点钱,有必要这样孤注一掷地投进去吗?

我不得不琢磨各种信息,看多的消息也有。有人说,一些城市已经疑似放开限购,我就去搜索本地的相关政策;又有人说,本地限价已经部分打开,物价局说很正常,我按图索骥,看那回复原文;最后,我连央视新闻都翻了,住建部部长王蒙徽说,2018年我们要满足首套刚需、支持改善需求、遏制投机炒房。库存仍然较多的部分三四线城市和县城要继续做好去库存工作。

这话怎么理解?说涨也行,说不涨也行,天意从来高难测,但不测也不行啊。就那点小钱,买房,可能会在崩盘时融化,不买房,可能会在通货膨胀中融化,活在这个不断翻滚的时代,个人,已经不被允许,像上一代人那样,勤勤恳恳地只专注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

我继续给那个女友打电话,详细地说明我的情况,她也不再像开始那么果断,沉吟了半响,她说,要么,你找个你眼中的有福之人,就是事业家庭儿女都特别顺的那类人,让人家帮你决定吧。

她的话让我失笑,这不科学,但貌似合理,当我们的理性千转百折也解决不了问题时,只好走向非理性。

而且,更加荒诞的难道不是,我的买房决心,原本始于激情,始于最后一次宏大的浪漫,却不觉中变成了这样?这一路走来,我研究了市政,听说了圈层,知道名校们的分布,并且自不量力地想把房价走势搞懂,我只是想买个房,却几乎了解了全部国情……

不是说好想借此忘记自己是个中年人的吗,为什么却变成了一个最焦虑不过的中年人?这一趟南辕北辙,是多么奇幻的历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9-4-20 10:28 , Processed in 0.0464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