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回复: 0

[心情故事] 论“权学家”的自我修养 [复制链接]

容维社区活跃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9-4-26 09:15:15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到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美剧的最终季时刻。

看《权力的游戏》就像西西弗斯:每一季快看完,才逐渐把那么多国家、家族和人物关系搞清楚;刚搞清楚,就结束了;然后第二年,继续重复恢复记忆的过程。

从2011年的第1季开始,一直到2019年的最终季第8季,这样的过程已周而复始了七次。

从来没有一部电视剧花费过我这么多心力。以至于前几天,我和几个朋友聊《权游》时,已经有了把它当作《红楼梦》和金庸小说的意思,反复的推敲琢磨回忆某个细节,拜服于编剧的“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似乎每次聊天都会有新的发现,每次聊天都会出现“自己以为看懂了,其实原来是这样”的窘境。

当我们纠缠于各种细到不能再细的细节时,我恐惧的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曾经最鄙夷的“红学家”。好吧,所有的《权游》观众都是“权学家”,区别只是入坑时间和段位而已,一切过往剧情,皆是“典故”。

如果有没追过剧看到这样一群“权学家”聊天,一定会认为听某种比甲骨文还难懂的天书,无数如“二丫”“囧雪”“小玫瑰” “龙家”“狮家”这样的黑话切口,即使连英语四级都没过的人偶尔都会蹦出几个如“kingslayer”“winter is coming”“Dracarys”这样的高端英文,动辄就是“第几季第几集”的详细考证,谈的人唾沫星子直飞,一旁的“权外人”一脸懵逼。


对于暴露出的“权外人”,我们这些“权学家”既会夸张的作出一副震惊或痛心疾首的模样,阶层歧视也不过如此;但我们又丝毫不站在既得利益者的角度追求“阶层固化”,而是苦口婆心的试图拉“权外人”入坑,一副传教士的使命感和春风化雨。

***

与国产电视剧相比,除了玄乎的文化障碍以外,《权游》这些美剧想要在国内大规模各年龄段传播开来的最大障碍无非是两点:第一,过于紧凑和烧脑,无法一心多用。中国大妈和我们很多人都习惯了一边打毛衣或刷手机,一边还追着国产剧,你去给孩子换个尿片还是补习两道数学题,其间漏掉了十分钟情节哪怕是一两集的情节,也丝毫不用担心你被剧情所抛下,因为大多数剧情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肥皂剧”;第二,一年一季。国产电视剧动辄就是五六十集,电视上最少一天两集,网站上则更夸张的一上来先给你更新十集八集,很多人都有一个假期刷完一部几十集长剧的愉快体验,你要让多数中国人习惯一周才一集,并且播完一季就要等上整整一年,明年才更新的“美剧节奏”, 算是一种酷刑吧。

我们都知道《权游》有多复杂,但总还是低估了它的复杂。前一段时间大热的《都挺好》,当然是很不错,但剧情无非就是苏家那一家人的家长里短,父亲苏大强加上儿女三人,扯来扯去固然很精彩,但终究就是孝顺不孝顺那点事呗。

但《权游》呢?光主线就有所谓的“七国”和“九大家族”,OK,我相信你记住了坦格利安、兰尼斯特、史塔克和提利尔这些家族的名字,也相信你也记住了龙家、狮家、狼家和玫瑰家这些对应的家族象征;但这些大家族下面还有若干个效忠的“二级家族”啊,你还千万被认为他们是配角,“小剥皮”家的波顿家族、老婆多女儿更多的佛雷家族、一出场就惊艳无比的莫尔蒙家族,你说哪个是可有可无的“二流家族”了?没有佛雷家族在“血色婚礼”中的冲冠一怒,《权游》可能在第三季就以史塔克家族复仇统一七国胜利闭幕了。

“七大王国”


中国人熟悉的“权力游戏”是基于《雍正王朝》和《大明王朝1566》此种一元皇权逻辑的,当然有人也可以说《雍正王朝》的“九龙夺嫡”和《权游》的争夺铁王座不是差不多么,但《权游》基于的西欧封建制 “我的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此种逻辑,能和“四阿哥大战八阿哥”是一回事么?

除了“七国”和“九大家族”的这条主线之外,《权游》还有“异鬼”和“人类”之争这条主线,还有“宗教之争”、“野人”、“守夜人”、“无面者”、“无垢者”“三眼乌鸦”这些支线情节支线势力,特别是以大麻雀为代表“教廷势力”,在某一段时间甚至有喧宾夺主的意思,逼得瑟曦这样的反派大Boss**游街,差点上演神权压倒王权(铁王座),神权统一七国的戏码,很容易让人想起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四世在冰天雪地中守在教皇门前请罪的历史。要不是瑟曦绝地反击,用野火炸毁君临大教堂,七国群雄们真不知道辛苦为谁斗了。


在这样恢弘庞大的架构之下,据说《权游》前七季的出场人物超过了694人,出场两次及以上的角色也多达296人。先不说搞懂他们之间的人物关系了,光把这些人给记住就是一件盛事了。坦白说,在我漫长的聊剧生涯中,还没见过一个人可以从不打嗝愣的说对所有人名,基本都是“那被毒死砍头烧死的谁谁”,更别说,这些人还有各自的家族、英文绰号、英文直译的中文绰号、中国网友给取的中文绰号(二丫三傻)……

更关键的是,这几百个人中虽然很多人号称是配角甚至是路人,但在某个时刻甚至是好几季之后就又成为了情节的主导者之一,这时候,你就陷入了 “这TM的究竟是谁”的绝望之中,不得不求助搜索引擎或者复习之前几季。

史塔克家的少狼主罗柏曾救过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头,看的时候我们肯定以为这只是一个映衬少狼主为人多么正直的小角色,但几集之后,这个叫科本的老头为断手的詹姆制作了金属假手,将中毒而死的铁面猛男魔山变成了生化魔兽(还记得是怎么中毒的么),成为了瑟曦的亲信,用野火烧死了大麻雀,改造了可以射龙的巨型弓弩……你真的确定你还记得这是一开始那个被救的路人老头么?

***

我们唯一要感谢《权游》作者马丁老爷子的是,他虽然设计出这令人眼花缭乱的多线情节和数百号英雄豪杰,但也极其辣手的,以各种不堪的方式干掉无数配角主角,甚至有时候是以“灭族”的方式来杀人。

比如说,“九大家族”到了最新一季中,有存在感的只剩下“龙家”、“狮家”和“狼家”,外加上铁群岛的“葛雷乔伊家”分仕“狮家”和“狼家”。你像一度人丁兴旺的提利尔家族,先是小玫瑰被和父兄炸死在君临城的大教堂中,最后是“荆棘女王”奥莲娜服毒自杀于高庭。

试想,如果不是马丁老爷子的“杀人不眨眼”,这些人物都一路堆积下来,到了第八季,我们这些“权学家”的下场多半就是:绝望地高喊一声“他又是谁”,脑尽灯枯而亡。

事实上,《权游》给中国人的最初震撼就是:毫不留情的杀掉主角。很多人至今还记得,在2011年的春天,我们无比崇敬的高大全艾德·史塔克,被公开斩首。我们总以为艾德最终一定会有惊无险,一定会有“刀下留人”,但谁料就这么被手起刀落了,留下了我的目瞪口呆。中国观众可能是第一次知道:主角可以在电视剧一开始就死掉,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国王乔弗里的脑残而已。

据说截止到第七季,艾德仍然是出场时间最长的角色之一,他真的是主人公啊!

“没有光环的主角”


艾德死了,英雄的家族史塔克家又推出了少狼主罗柏,作为北境之王,东征西讨,眼看就要一统天下了。谁料在第三季的“血色婚礼”中,罗柏“仅仅”是因为没有如约娶佛雷家的女儿,就在一场堪称世界史上最血腥的婚礼中,甚至没有任何悲壮的抵抗,就和他的母亲双双被杀。

“血色婚礼”


我们一开始或许会慨叹,命运为何如此不公,为何正直的人一直个接一个的死去,后来,我们先是习惯了,再而也发现不正直的人在死亡面前也如此脆弱,就心平了。

比如说“小指头”贝里席,永远是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从第一季开始就以小搏大翻云覆雨,口头禅是“混乱是阶梯”,几乎参与了《权游》中所有重大阴谋的算计,堪称《权游》第一大阴谋家,但在第七季中不也就被二丫抹了个脖子就死去了,还没来得过多的巧舌如簧,就带着他一肚子的谋略轻轻的走了。

“第一大阴谋家”小指头死得轻如鸿毛


再比如说是佛雷家族,我们总以为史塔克家会有一次隆重的复仇,谁料,就是我们二丫一次乔装打扮,“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不可一世的佛雷家就这样被二丫灭门了。然后,二丫手上露出了一张长长的复仇名单,看的我等只能热泪盈眶的默念:“北境永不遗忘”。

老佛雷之死


在《权游》中,杀人被杀出了花样百出和各种不堪。据说前几季只有一两起自然死亡,而可能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伊蒙学士的生病过世,**绝大多数人都是暴力致死,而且是在那种眼睁睁的众目睽睽之下。

比如说,临阵指挥大师小剥皮是被饿狗咬死的(还是自家的);二丫三傻的莱莎姨妈是被小指头推下城堡坠楼而死的;龙母的哥哥韦塞里斯是被“刚出锅”的一盆金水浇到头上烫死的(“黄金王冠”);小玫瑰一家是被野火炸死的;兰尼斯特的家主泰温上一秒还是气宇轩昂指点江山,下一秒就在上大号时被儿子提利昂(小恶魔)在厕所中射杀;一代名将蓝道·塔利和儿子被龙焰喷死;斯坦尼斯的疤面女儿是被父亲活活烧死的,而后母亲精神崩溃上吊自杀;气焰嚣张的乔弗里是被下毒七窍流血而死;父亲(詹姆·兰尼斯特看着女儿中毒而死,然后作为下毒者的多恩王妃也亲眼看着女儿中毒而死……死状之多之怪之惨,以至于,像艾德的被砍头,罗柏的割喉而死这样的的“普通死法”都显得运气太好了……当然还有雪诺莫名奇妙的被杀,以及神奇的死而复生。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荆棘女王”奥莲娜之死。她当着詹姆的面十分淡定果决的饮下了毒药,留下了一个慷慨赴死的高贵身影,十分符合她在全剧中的人设。但是,就在一集之后,在一个战场上闲聊的场景中,一位将军在提及奥莲娜时随口说了一句,“我没想到(尸体)会这么臭”,就遭到了同僚的嘲讽:“我五岁就知道,人死时都会大小便失禁。”这,说的也是我们高贵的“荆棘女王”吧,和死在厕所的泰温老爷子又有啥区别呢……

“荆棘女王”


你说,《权游》和马丁老爷子怎么这么不厚道呢?在《权游》的世界观中,死亡就是死亡,哪怕你生前如何英雄盖世或猥琐不堪,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的,任何崇高和高贵都是可以被“解构”的,这可能才是生活和历史的真实逻辑吧。

正如在“私生子之战”那一段,小剥皮被狗咬死前,曾对三傻充满宿命感的说“你杀不死我的,我会永远纠缠你的”,这本是各种电视剧的经典深刻桥段。谁料随便被三傻十分残酷十分唯物主义的结构掉了,“你的话语终将消逝,你的家族终将消逝,你的名号终将消逝,世人也终将遗忘你”。


小剥皮也算一代奸雄,被狗咬死也就罢了,死前就想说几句阴魂不散的漂亮话,也还是被怼了回去,管你是龙是蛇,死了就是一杯黄土,等着腐臭,没有所谓的不朽。

你说,像《权游》这样一部充满神话色彩的电视剧,却如此刻意的和“死后留名”“生的光荣死的伟大”这些观念过不去,这种张力真的不是一般的有趣。

***

《权游》有许多“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高级梗,有的梗甚至是早早埋下,几季(几年后)再引爆给你看。我就说两个印象最深的。作为史塔克家次子布兰的忠诚随从,傻大个“阿多”(Hodor)从第一季就开始出现,但直到第六季,《权游》才极其精彩的贡献出这样一样让人看了头皮发麻的神梗:布兰在神游中被异鬼追杀,要阿多抵住门不让尸鬼冲出,阿多突然倒地,一直在喊“Hold the door”,最后喊快了,就变成了“Hodor”。

还有一个出名的梗是,三傻在第六季的最后说了句“No one can protect me”,我一开始还为史塔克家终于终于出了个明白人而高兴,后来才知道,原来还有一层梗是,暗杀功夫天下第一的二丫不就是“No one”(无面者)么?


就跟后世夸张的研究《红楼梦》每一句对话一样,《权游》的台词虽然不敢说字字珠玑,但的确很多都是微言大义,日后必有回响的,一不小心就着了编剧的道。我甚至这么觉得,《权游》里唯一自由放飞,没有埋下陷阱的情节就是床戏了,只有床戏时《权游》的编导们才不会算计你。

这样的神梗,这样的典故,足够我们这些“权学家”们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去回味去咀嚼。

我想,在我变老的时候,我还会经常提起,“2019年的时候,有一部神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9-5-27 09:00 , Processed in 0.15805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