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7|回复: 0

[心情故事] 1994,羊肉串、呼拉圈和外面的世界 [复制链接]

容维社区活跃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9-4-26 09:20:01 |显示全部楼层


她一手拿着羊肉串,另一手支在腰前,半捂着胃,半弯着腰,说:“我饿惨了,还好你买了这个来,中午的盒饭,完全不顶事。”

这是我俩最喜欢的羊肉串。

1994年,春熙路和青年路交界这家电烤羊肉串,永远要排长队。

这是成都的第一家电烤羊肉串。羊肉切得细细薄薄,刷了很重的辣椒和孜然。它每串都在底部串了一块肥羊肉,烤的时候倒过来,肥肉滴下油来,把整个肉串都浸得无比滋润。最妙的是,烤到后来,这块肥肉变得香酥,咬下去,油香满口,让人非常满足。


这是我逛春熙路的固定项目,现在加了个固定项目,是来看小星。

小星和她男朋友,在青年路盘下了一个铺位。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青年路是成都最时尚的地方。相当于同时期的广州高第街、北京路。外表看起来貌不惊人,只是几排的低矮小铺面,但却是最先下海的“个体户”在经营。他们脑子灵活,嗅觉灵敏,敢于冒险。有很多人在这里发了财,成为传说,最著名的便是“杨百万”的故事。

后来知道,全国有好几个被称为“杨百万”的人,但我们成都,杨百万是卖尼龙蚊帐的。据说,他很有眼光,别人都还在用白色棉纱纹帐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大批积压的彩色尼龙纱。他低价买进尼龙,自己设计,做出了漂亮的彩色纹帐,一下子风靡了青年路,风靡青年路就是风靡成都,很快,他的蚊帐就卖到全国了,他就成了传说中的“杨百万”。

八十年代后期,我们还在读中学。青年路对于我来说,除了跟父母来买买衣服,并没多大概念。但小星这方面比我早熟得多,青年路的很多故事,包括杨百万的故事,都是她讲给我听的。

九十年代,她终于进驻了青年路。

她的摊档总卖着最流行的东西。我在学校里感受不到的风尚潮流,在她这里,就能明白。

还记得前一年夏天,我走到春熙路,就看到好多男男女女穿得皱巴巴的。特别是男青年,穿着大花短裤,不像是在内陆的城市逛街,而像正在海滩溜达。他们的大花短裤,当然也是皱成一团。

资料图:90年代春熙路上的行人


顺着人流到了小星的铺位,她和左右的店铺一样,都在卖这皱皱的花短裤。

她跟我说,这叫“揉皱装”,好卖得很。

“一流行你就有货了,你好厉害!”我赞叹道。

她神秘地笑笑,小声说:“就是去年流行的沙滩裤,现在流行这种皱的,我就用洗衣机打湿再甩干,拧成一股直接晾干,就是这种皱皱的效果了。”

今天,我拎着羊肉串来看小星,看到的她店里的揉皱装已经不见了踪影。


几平米的小铺里,三面墙上,都挂着很大的彩色的塑料圆圈。我知道,这个叫呼拉圈。今年春晚,有个节目就是一个小姑娘转呼拉圈。小姑娘把一大堆呼拉圈套在腰上,同时转动,搞得观众们目眩神迷。

没想到,小星这么快就开始卖呼拉圈了。

“还好你这个时候来,每天只有这个时间人少,早点晚点,我都没时间跟你说话!”

“你在哪儿进的货呢?才在电视上看到,你就有卖的了。”

“开始是广州进的货。春节一过,就有人来问呼拉圈,我正准备去广州进衣服的,就改成进这个了。结果一下子就卖完了,”她压低了声音,“后来我发现,我可以自己做这个,就直接进了原材料,原材料就是塑料管,”她边讲边笑起来,“把它截短,接起……”。她拿起一个呼拉圈,摇给我听,只听到一阵沙沙的声音。“这个是关键,轻重,手感,就靠这个。你晓得是啥子?”她神秘地问我,看着我摇头茫然的样子,她很得意,“是沙子!是灌的粗河沙!”

“最近生意好得很,我把我们全家人都发动起来,帮我做呼拉圈了!小辉(她的男朋友)每天清早去进塑料管,白天就和家里人做,我在这儿守着,他们做好一批就拉过来,当天都差不多卖得完……”她正说着,就有客人来了。


是一对男女。问了价格后,那对情侣有些犹豫,姑娘小声说:“不会转啊……”

小星马上把呼拉圈挎到腰上,扭动起来。呼拉圈在她腰间飞速旋转,小星抬高了双手,呼拉圈时高时低,自如灵活地移动。

我平时就觉得小星长得好看,身材纤细灵巧,五官清秀,眼神活泛。这时,更觉得她的腰长得美,舞动之中,就像长着不同于人类的骨骼,非常灵活柔韧,但又显出了力量和节奏。

不一会儿,就围了一圈人在观看小星转呼拉圈,等她停下来的时候,好些人就开始买她的呼拉圈。

几个月后,我再到青年路,发现青年路有近一半的铺面都在卖呼拉圈。呼拉圈实在太火了,全国都非常流行这项运动。但小星那里永远是人最多的铺面,她的表演没人能及。她不仅扭得美,现在还增加了难度,同时要转两三支圈子。

大半年以后,小星住了院,累病了,出了院,把剩下的钱跟男朋友分了,给家里装了部电话。那时装电话机实在是天价,要五千多元。

她跟我告别,说,想去外面看看。

我问她,小辉怎么办?她说,小辉想法跟她不同,只想安定过日子。家里也担心她出远门,所以,她这次装了电话,随时能够打电话给家里。

那时,我们心目中的外面,其实就是广州和深圳。小星飞去了深圳,开始了另一段人生。

卖呼拉圈的成功,就像给了她一个印刻,她那时就跟我总结,这种热潮,每过一阵就有,就看你抓不抓得住。两三年后,香港和广东兴起过电子宠物,她还试图把这带到成都,但这并没真正流行起来。如果拉长时间来看,我觉得她说的是对的,这种席卷全国的流行热潮,的确每隔一段就会出现,只是它总是不同的面目,没有人能永远抓得住。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齐秦的《外面的世界》正流行,我和她都喜欢这首歌。我后来才想起,她铺子里,经常就在放这首歌,那次我看她扭动着表演呼拉圈的时候,背景就是这首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9-9-18 10:58 , Processed in 0.07787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