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0|回复: 0

[心情故事] AI时代,何以为人? [复制链接]

容维社区活跃贡献勋章

发表于 2019-4-26 09:23:19 |显示全部楼层


3月10号,美国国土安全部在曼哈顿的纽约历史协会举行了一场新公民入籍典礼,来自59个国家的200多位移民在美国高等法院大法官金斯堡的带领下宣誓成为美国公民。

其中有一个来自福建的小伙子,我问他现在成了美国公民对这个国家有什么期许,他说希望政府增加福利。我说,是你自己需要福利照顾吗?他说他来美国十年一直都在餐馆做工,虽然辛苦也足够自给自足,但他希望那些找不到工作、需要帮助的人能够得到更好的帮助。

这个诉求对中国的读者来说大概听上去匪夷所思,就算对美国福利制度完全不了解的中国人可能也听说过家境殷实的中国准妈妈来美国生孩子竟然可以申请到美国政府为穷人提供的医疗福利得以免费生产,或者在中国领着足额退休金的老头老太来了美国也可以申请到粮食券和政府楼,吃住全由美国政府买单。

在很多中国人看来,美国的福利不是不足而是太过,申请福利的背景检查又太宽松,漏洞大得能钻过几排卡车。放手让人们去浑水摸鱼滥用福利,这政府,是傻吗?


美国政府傻不傻留到待会儿再说,回到纽约历史协会的入籍典礼现场,即使这个认为应该增加福利的福建小伙说到自己有工作不用申领福利时也显见得语带自豪。其实大部分自食其力的人谈到福利话题时大抵也都是这样的语气,只不过有人对申领福利的人还抱有同情心,有人却是鄙夷不屑,将他们看成好吃懒做的**包袱。

如今美国失业率降到4.1%,创下过去17年间最低记录,能挺直了腰说话的人占到多数,也让领取福利似乎显得更加不堪。但我担心的是“我们”和“他们”之间的这条线已经不再是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而是细若游丝,随着人类步入AI时代脚步的加快,早晚会有绷断的一天。

事实上,人工智能抢走人类工作这件事早就不再是科幻小说里的噩梦,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到2030年全球将有8亿人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其中包括3900到7300万美国人。

起先做技术工的同情干体力活的,做文字工的同情做技术的,都以为自己的工作比对方的要保险一些,人嘛,即使情势危机的时候,也总是相信天塌下来还有大个儿顶着。但看了阿法狗走出的棋局、小冰写出的诗、电脑自动码出的新闻稿以后,大家都不说话了,原来不管做什么工,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这大概就是六七十年代在欧美国家曾经昙花一现的“全民基本收入” (universal basic income)概念最近这些年突然又火了起来的原因。这种理论主张向所有公民无条件发放一定金额的固定补助,额度以保证最基本生活需求为准。

六七十年代,美国和加拿大都曾根据这个理念做过相关的实验,在小范围地区向所有居民发钱,以观其带来的**效果。其中加拿大的实验收集了相当详细的数据,包括人们在得到最低生活保障后,医疗急诊率、犯罪率都有所降低。但当时的**环境并没有成熟到可以大范围推广这一理念的程度,这些实验后来都因为经济的起落或当权政党的更迭而不了了之。

但最近几年,“全民基本收入”的概念不仅卷土重来,还大有流行开来的趋势。在加拿大,一些省份已经开始向全省居民发钱;芬兰去年开始实验向随机挑选的2000名失业者按月发钱;在美国,一些地方性的实验项目已经开始,脸书的小扎、造火箭的马斯克都是“全民基本收入”的拥趸,华人企业家杨安泽甚至宣布以“全民基本收入”为基本政纲加入2020年的美国总统竞选;连印度也已经有两个省计划推出这样的实验。这也不光是政府或精英们烧火棍子一头热,普通民众对这个概念的支持度也直线上升,十年前的调查显示有12%的美国人支持发放“全民基本收入”金,最近的新调查显示这一比例已经涨到48%。

所谓的“全民基本收入”说白了其实就是财富再分配的一种形式,目的是让普罗大众对新科技带来的财富能雨露均沾,而不是任财富集中在少数资本所有者手中,使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在人类历史上的前三次工业革命中,这个美梦全都以破碎收场。

这次人们之所以还相信它可能实现,是因为这次别无选择。前几次新技术创造出的新产业都带来了更多的工作机会来消化富余劳工,而这次无所不能的人工智能不仅威胁到了这世上大多数属於人类的工作,失业的人类更将被逼到穷途末路,基本没有再就业的希望。《纽约客》杂志去年十月的一期登出一张封面画:一个破衣烂衫的人坐在街角,向街上提着公文包匆匆而过的机器人们伸手乞讨。如果在这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人类仍然不能做到穷则思变,下场很可能就会如图所示,退到**边缘,求机器人赏口饭吃了。

如果你认同“全民基本收入”是人类在AI时代的一条出路,那应该也就能明白美国看似傻白甜的现行福利政策了。福利政策就是**安全网,这个网可紧可松,松了总有人钻空子,紧了难免卡住真正需要的人,恰到好处这种事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在松和紧的平衡中偏向哪边就成了一个国家标志性的取舍。

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相当程度的时候,它就有实力去选择宁松不紧,不是因为它看不到福利被滥用的可能,而是它把最大程度照顾到弱势人群当作首要目标,把滥用的部分成做达到目标所需的成本。


其实炙手可热的“全民基本收入”又何尝不是一种福利,它甚至比现今最宽松的福利还要宽松,所有公民甚至居民不需要任何**条件都可以领取,你甚至也可以担心它会带来鼓励好吃懒做的负面效应,但当大部分人面临沦落街头的命运,而**财富又足够缓冲好吃懒做带来的损失时,这仍然不失为人类应对AI带来的失业潮的上策。

2016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在谈到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对财富重新分配的需求时说:“这不只是关于钱的问题,而是关于人何以为人。” 人何以为人?他没说。但我想,人之所以为人大概不在于我们被机器从日常劳动中解放出来以后能有闲心去思考艺术和哲学,而在于相对于机器,我们更关心同类的生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19-9-18 04:35 , Processed in 0.05891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