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财富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9|回复: 0

什么是“价值”?高瓴张磊与老友们头脑风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6 15:00:08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直播】
  招商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新浪金麒麟最佳分析师张夏(金麒麟分析师)(金麒麟分析师):从流动性驱动到基本面驱动
  南方基金 史博:下一个A股投资机会在哪里?
  嘉实基金 陈正宪&中金公司 刘刚:发现港股投资良机
  新华基金 马英:A股前路漫漫,是迷雾还是机会?
  华安基金 苏卿云:为何投创业板要选大公司?
  银河基金 袁曦:2020年四季度行情的危与机?
  营长说极品第一期:神农投资创始人 陈宇:不要在慢牛市里亏大钱
  国泰基金 徐成(金麒麟分析师)(金麒麟分析师)城:新能车投资价值展望
  汇添富基金 叶盛:理财市场变化中的基金投资新机遇
  华盛证券 钟俊锵:失业人数超预期,美股下周或现死亡交叉
  什么是“价值”?高瓴张磊与老友们头脑风暴
  来源:上海证券报
  9月14日晚,由高瓴资本掌门人张磊组局,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奇绩创坛创始人陆奇、去哪儿网原CEO庄辰超以及“未成年就创业”的90后国仪量子CEO贺羽进行了一场关于“价值”的对话。
  这四个企业家创业年代、创业方向和创业经历都不相同,但他们都是长期主义的“粉丝”。
  危机是试金石,2020年的疫情大考,试炼出人内心真正的价值观。此次重逢,他们共话“价值”,头脑风暴。小编对这次对话的精彩观点进行了一番梳理:
  高瓴资本掌门人张磊:
  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条护城河,这个护城河就是你能不能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
  价值的核心是创造价值。
  价值是什么我不知道,价值不是什么我们得知道,首先不是零和游戏,不是博弈思维,不是风口理论,我觉得首先三不是,才能说价值是什么。
  如果你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你会得到你想得到的东西的,这个社会早晚会重新回报不断创造价值的人。
  最本质的价值,实际上还是长期主义,就是说你是不是长期主义价值观的胜利。
  穿越周期就是手有价值,心头不慌,这样你才能获得心灵宁静、才能感到坦然。
  海底捞创始人张勇:
  我们的价值我还是坚信双手改变命运,这个是我们认可的一个价值观。
  你可以犯一样错误,可以贪,但是不能愚蠢;但是愚蠢千万别贪,就可以穿越周期。
  奇绩创坛创始人陆奇:价值就是能够持续不断的满足人类需求的能力。
  去哪儿网原CEO庄辰超:价值,就是用最低成本创造最大的用户体验。
  2020的意外收获
  五位大佬先各自介绍了在2020年这个非比寻常的一年,做了什么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
  庄辰超:年初我们计划要大量的开店,疫情来了之后,首先是大家的店都关掉了,尤其是我们的办公楼店是非常非常多的,还有很多大学店、医院店,这些店全部都不能营业了。只剩社区店营业,后来逐渐恢复,但是办公楼和学校、医院都恢复的比较慢的。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什么才是便利店的长期价值,或者我们便利蜂长期价值是什么。我们认为创造便利店的长期价值,是我们用算法来优化和覆盖整个便利店营运中的一切。那正好借这个机会大量地进行系统改进,得到的好处就是系统演进速度大大加快,这一年干了可能平时要两年才能干完的活。随着最近经济的复苏,我们很多系统的能力反而就出来了。
  陆奇:对我来讲,首先就是思考了很多,特别是关于长期价值核心点的思考,有几个总结点跟大家分享一下:第一就是改变人类历史的,往往是黑天鹅事件,概率很小,但是影响很大。
  我一直在思考在疫情的情况下,哪些是不变的,哪些是有短期的变化,而且是有非常大的非确定性的。非确定性的时间是一年半呢,还是两年,它的窗口有多大。另外对一些已经形成的长期趋势,我认为这次疫情是有很大加速度的,等于说突然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望远镜,本来我们可能只能看50公里,现在我们可能看到100公里之外的事情,说实话有几个赛道已经可以让你放大的看,看得很清楚了。
  张勇:我的选择都是被迫的。首先我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停业,但是疫情来了也没有办法。最可怕的是当中国逐渐恢复的时候,美国海外的疫情又来了,门店又要停业了。到现在为止,一些国家的门店还没恢复正常。疫情期间我的员工是很密集的,包括我以前的组织架构都肯定是不适合的,所以说我们停业的同时,又对店的组织结构也不得不做了一个调整。
  但是没想到意外收获了一些好处。就是当时刚好是过年,我就把公司几个高管都叫到我们家来了,结果这个疫情一来了大家就都不用走了。我们有半年的时间在一起思考,这才发现,我们以前在海底捞做的很多组织结构调整,它都只是针对海底捞门店做得比较透彻,但在关联公司、供应链管理方面,或者其他职能部门的组织架构没有做的很深。所以最后通过这几个月静下心来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梳理,就是把每一个部门的组织架构真真正正地落实了。
  张磊:大家说的让我都挺有启发的。对于我来说,不得不做的事儿就是我终于有时间把这本书(《价值》)写完了。五年多以前就开始起草,平时根本没时间写。疫情期间只能待在家里,没想到还真把书给憋出来了。
  第二件我不得不做的事,也是让我有点启发的事是关于我的女儿。因为疫情期间没法上课,后来远程学拉丁舞,我就跟着我女儿一起远程学习,给她作伴。现在一周四次,再这样练下去我都能竖劈了。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启发:很多时候都是在逼你做一个好的行为方式的选择,当你做了这个选择,实际上才能体会到这个好的选择让你很舒服。我自己现在感觉浑身通透,筋都给拉开了。
  世上只有一条护城河
  张磊:对我来讲,价值这两个字还是有很多层含义的。
  价值投资这个词我觉得被叫烂了,或者叫浅了,或者叫薄了,或者叫老了。之前大家对于老的价值投资定义,都是说所谓的寻找“护城河”。找了一个独门秘籍,永远不变,不管是什么IP知识产权、渠道、品牌等等,恨不得弄完了这一个其他什么都不用干了,就直接收垄断的钱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呢,我是反对这种静态的价值投资论的。
  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条护城河,这个护城河就是你能不能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
  张勇的海底捞有价值,不光是因为海底捞牛,还因为张勇带了团队他们在疫情期间大家还一起去打磨,不断地想,怎么能不断地继续创造价值。这是第一点,我觉得价值的核心是创造价值。
  第二,价值核心能不能用一个长期的角度看。如果你不用长期主义看,只看一个季度的事,一年的事,甚至几年的事,你很多的决策都会发生变化。当长期一拉长,很多事你反而想明白了,长期主义最后是支撑价值的核心理念。
  陆奇:对我来讲价值就是能够持续不断的满足人类需求的能力。然后不同的行业可能它的行业的价值点也会不一样。对于早期创业者来讲,我们认为就是两大需求,第一就是活下来,第二满足他们加速产品和市场匹配的速度。这个时代其实是非确定性最大的,按照我们系统的分析研究,唯一可以提高成功概率的是提高迭代的速度。
  庄辰超:价值对于我来说,就是用最低成本创造最大的用户体验。现在我做便利店,我觉得价值很多时候尤其对于用户体验来讲它不是一个单点,它是一条曲线,它涉及到好几面。在任何一个时间点,在这个行业里面它可能最大的痛点是这个,但是你的痛点很可能被别的企业,甚至被外部的一些生态环境给解决了,那么是不是说这个行业就结束了呢?其实不是,它的痛点就转到下一个原来可能不是痛点的痛点了。因为当一部分痛点被解决的时候,另外一部分痛点反而变得更痛了。
  张勇:我们的价值我还是坚信双手改变命运,这个是我们认可的一个价值观。
  但是我觉得双手改变命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所以如果我们要是能够在海底捞培养出一种大家凭借劳动能够创造出属于每一个员工自己的繁荣和未来的话,我觉得这是要努力的。
  永远都在路上 每一步都算数
  五位大佬昨晚还分享了各自创业的初心,以及是什么支撑着自己一直向前。
  贺羽:因为我是科大少年班嘛,就是念大学比较早。我还在念大一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成年,听了我导师杜江峰院士的一个报告。那个时候他说要振兴国家的科学产业。他当时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故事是买仪器的故事。那个时候他还不是院士,国外的仪器公司报价六百万,他好不容易把钱凑齐了,就到国外要去买,然后对方现场涨价,涨到一千万。
  第二个故事就讲的是我们的仪器坏了,然后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才真正把它修好。那个时候我听完这个报告之后,我觉得我就被击中了。我当天晚上夜不能寐,第二天就找到杜老师,我说这个事我一定要干。因为中国的科研工作者或者第三世界的科研工作者,占了全球科研工作者的绝大部分,如果说能够把这一部分的科研工作者的效率提高,那么其实也是为全球的科研做服务。
  张磊:这是一个非常朴素的梦想。有竞争才有进步,否则全是垄断的,没人给你好的服务,没人给你更好的产品。能不能推动价值的核心,首先我觉得是你不能用零和游戏这种思维来想问题,这是一个正和游戏。你作为竞争对手出现,人家也很高兴,激起大家的创新,让大家都能做得更好。
  所以说我觉得价值的反面是什么,我觉得首先要反两样东西:第一,反零和游戏,在他眼里所有人都只是竞争对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种对手是促使你进步的;第二个要反的是什么呢?就是反风口,什么东西都要追风口理论。价值是什么我不知道,价值不是什么我们得知道,首先不是零和游戏,不是博弈思维,不是风口理论,我觉得首先三不是,才能说价值是什么。
  张勇:我当初创业就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就想结婚的时候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所以说就整了这么一个四张桌子的火锅店。当时上班几十、一百块钱一个月就觉得很开心了,结果后来才发现你摆个麻辣烫,一晚上可以赚两百,这种差别实在是太大了,房子很快就买上了。
  但是我陷入了一个怪圈,因为我倒是买上房子了,但是我身边的大堂经理或者厨师长,他们还买不上。赚的钱都让我拿去买房子了,这个让我很内疚,所以我就没办法,为了让他们能够买上房子,我得再开一家店,让他去当店长,这样他不就分配得多一点了吗?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也叫责任感吧。所以没办法,我就只有不停地开,不停地开,就一路这样子。和我们员工追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是一致的吧。
  庄辰超: 我觉得价值创造首先是让消费者有感知的东西,但是怎么样实现这个价值,缜密的数学可以让更低的成本,更多样地或者更高质量地来实现这个价值。其实,当时创业最初很简单的初心,就是说我觉得不管有钱没钱,吃得干净、高品质,是人的最基本需求。我相信所有开餐饮店的人他们都是好人,为什么做不到呢?根本问题是效率不够,就不能够用高质量的生产过程来提供高品质和服务。
  提高效率的核心就是算法。因为算法可以把整个效率都管控住,把所有的浪费都压制住,然后关键的时间提供关键的商品,这样才能够既不影响成本,同时还提供高品质的食品,解决食品卫生,提供美味的可口的食品,并且可以渗透到全国,我觉得这个就是初心。
  陆奇:我的创业可能比较特殊,我建立现在业务的时候已经57岁了。长期确实在比较宏观的一个维度,哪些是价值创造可能性最大的,通过我自己的分析,我认为从宏观和历史角度来讲,中国很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创新生态,因为所有的核心要素都到位了,人才、技术、市场、资本,这四大核心要素,基本上都到位了。
  我个人的理念就是,创新永远是驱动人类社会进步最大的源泉,技术是创新最大的驱动因素,如果基于这样的理论的话,如何建立一个机构,它既可以投资又可以帮助创业者从零到一,这样的话他有长期地支持创业者的一个作用。所以当初我个人创业的初心主要是朝这个方向走,长期我个人比较倾向追求价值的源头。在早期生态,其实本身就是两样核心:好的创业者何可以商业化的技术。所以这是我创业的初心。
  张磊:永远都在路上,每一步都算数。
  穿越周期的秘密
  张勇:我觉得企业家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身上有很多缺点。我觉得企业家最容易犯的缺点有两个。一个是贪婪。能成为企业家,肯定取得过一些成功,这些成功会让你更“贪”,而且有时候我们会把这种贪婪包装成一种理想。但你要区分你是真正有理想,还是在包装自己。当然如果一点不贪,好像当一个企业家也有问题,就只种一亩三分地,种完回家了。所以我觉得企业家是可以有一点“贪”的。
  我们还容易犯另外一个错误,就是愚蠢。我们愚蠢地觉得我们讲的话都是正确的,愚蠢地觉得我们的流程制度都是正确的,愚蠢地觉得我们员工都应该那么努力。如果你的企业规模足够大,其实你愚蠢点也没关系,因为大到一定程度时规模是可以帮你掩盖愚蠢的。
  所以,我觉得如果一个企业想倒掉、想不能穿越这个周期,他必须两个错误都同时犯,又要贪婪,又要愚蠢。
  张磊:你的意思就是,穿越周期的法宝就是不要同时贪婪和愚蠢,可以允许一样。
  张勇:你可以犯一样错误,可以贪,但是不能愚蠢;但是愚蠢千万别贪,就可以穿越周期。
  让长期主义成为“肌肉记忆”
  张磊:如果你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你会得到你想得到的东西的,这个社会早晚会重新回报不断创造价值的人的。可能羊毛不是出在羊身上,它可能会出在猪身上,出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但只要你能不断地创造价值,它一定会回报你。
  我觉得最本质的价值,实际上还是长期主义,就是说你是不是长期主义价值观的胜利。你如果看得短,什么事都很难办,你稍微一拉长,很多事就看明白了。就是我们说的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创业也是一个长期修行的过程。
  价值和长期主义是一个生活方式,是你自己生活方式的人生哲学的选择。找工作,找男朋友、女朋友都是要秉承这个长期主义,你要问自己,这到底是一个让你能心神宁静的选择,还是说喧嚣之下被迫做的很着急的选择?所有的事情都苟且的话,那一定没有长青。
  在苟且于当下的时候,还得心里有诗和远方,最后还得是长期主义做你的丈量尺。怎么量?不光是创业,而是每天你的生活方式、你做每件事的选择。
  我认为,判断一个真正的长期主义者,就是看能不能把长期主义应用在你生活中每一天的微决策里,最后形成肌肉记忆。你自然而然的就是长期主义,你心里就不慌。穿越周期就是手有价值,心头不慌,这样你才能获得心灵宁静、才能感到坦然。抓住这一点,其实前面的问题都解决了,你怎么选择长期伙伴、与谁同行、开启怎样的事业,你再做这些选择都会变得容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Archiver|百家财富网 ( 经营许可证编号:黑ICP证 010047 )

GMT+8, 2020-9-20 17:58 , Processed in 0.06129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Romaway!

© 2004-2013

回顶部